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八

【一】 【二】 【三】 【四】 【五&六】 【七】

 

 

       学校里的迎春花开始吐苞了。

       长长的、柔软的、藤条一般的花枝争相伸出,仿佛解冻的翠绿春水,欢腾地向下、向前奔流。在明亮的水流上漂浮着小朵小朵的黄花,正如同瀑布转角的叶叶扁舟,将各个位置的场景都瞬间定格。

       春季的话,天气小子闹脾气的几率就比较大。像是“上午热成夏天,下午冷成冬天”这样的境况,也可以算是习以为常。

       虽说是“习以为常”,但往往忘记这一点的人却也完全不能说是少数。

       “啊——还好今天带了件外套啊,还以为自己又要着凉了。”

       佣兵一边说着,一边还是缩紧了身体揉搓双臂。

       “你小心一点啊。之前就是因为着凉所以感冒了的吧?现在好了吗?”

       “咳……嗯、还没好。”

       今天两人没什么教学任务,赶着学生放学的时间一起逃出学校。

       正交谈着的时候,佣兵认出了走在他们前面一段路的女孩子。

       黑色的短发,相比表现出干练利落的咄咄逼人感,反而让人感到本人的内敛沉默。两只手臂屈起,拘谨地捏住了书包肩带,贴在身侧的手肘赫然体现出本人穿的是夏季的短袖校服。

       “永恒烈焰?”佣兵叫道。

       被叫到名字的学生回过身,正是佣兵预想的人。

       “你怎么穿得这么少啊。”佣兵说着向她小跑过去,富豪只好也跟上他。

       “啊、因为今天早上很热……所以……”

       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呆滞,不知道是天生属性还是因为害羞。

       “冷吗?”

       “有点……”

       “来来来书包放一下,这件衣服你先披上。”

       佣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帮着半推半就不知道还怎么决断才好的永恒烈焰卸下书包肩带,让她穿上那件牛仔外套。外套穿在永恒烈焰身上显得过于宽大,而来自佣兵的、尚未消褪的温度又让想要收拢衣服的女孩踌躇着迟迟不敢这么做。

       “这样好一点了吗?”

       “嗯……”

       女孩泛红了的双颊表示,这次是真的害羞了。

       “那太好了!这件衣服你先穿回去吧,明天还我就行。

       “以后要记得看天气预报哦——呃咳咳咳……”

       你这家伙明明也总是忘记看天气预报的吧真的有脸说别人的吗——听见对方咳嗽的富豪抑制住自己开口狠狠吐槽的冲动,顶着满头的井字在女孩局促的“老师我还是把外套还给你吧”中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佣兵身上。

       “没事没事,这样就好了。

       “——那永恒烈焰,我们先走了。”

       富豪向女孩道别,然后低声催促着佣兵快点套袖管(佣兵则“干什么啊急什么啦”地抱怨)接着对他推推搡搡地向校门口走去。虽说永恒烈焰原本也是同路的,但心里感到接下来还一起走或许尴尬,便站在了原地,跟两位老师招手道别。

       “咳咳”

       佣兵又轻咳了两声,便接收到身旁那个人的一记眼刀。他只好吃憋了一样垂下眉眼。

       “好了啦——我知道了——但是学生的健康还是比老师的要重要的嘛。”

       “是吗?你要是生重病了几个班都要找老师代课,老师的健康一定没学生的重要吗?”

       “说不过你说不过你……”佣兵熟练地举双手投降。

       富豪只好重重叹气表达自己的不满。不杀战俘啊,你还能把他怎么办。

       “自己感冒就不要把外套给别人嘛,这种男友力展现给谁看啊。”

       “——那你的男友力又是要展示给谁看啦。”

       佣兵紧紧自己身上富豪的外套,顺势接下了话头——

       嗯?

       感觉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好像哪里不对……

       啊、的确不太对吧……

       两人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知道第几次的尴尬沉默呢☆

 

--他脱下外套给他的学生,自己却不住咳嗽,你皱着眉把自己的外套给他。--

 

PS:

哇最后一个星加得真有病hhhhhh

 

【一】 【二】 【三】 【四】 【五&六】 【七】

评论 ( 2 )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