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想试试把之前写的东西做合集,于是画了这个做封面,一如既往一言难尽的配色……

继续加油qwq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十五

地理名词。
先有冷热不均,再有气流升降,产生高低气压,这之后空气在近地面由高压流向低压,在高空中则反之,形成一个流畅的气流循环。它是这一过程中产生的一个概念。
生物名词。
一种生物体内化学反应的催化剂,由蛋白质或RNA组成,高温失活,低温活性降低,有最适温度和酸碱度,有专一性和高效性等特点。

它们之间有什么交集吗?可以说完全不存在。
但是人们在探寻两个事物间的共同点时,总是会狭隘地只关注两者的直接联系。人们很少会意识到的是,是否有什么别的、第三个媒介,将它们联系在了一起。
比如说学生。两者都是高中课本中必修的知识点,被大部分学生所了解、熟知(除了那些没学进去的家伙)。更甚者,或许它们正好是某人眼中两个学科...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十三&十四

>>>>>>
人在较好地融入一个新环境之前,总是会“孤独”一阵子。
佣兵自认为不是很擅长社交的人。不会很主动地跟人聊天找话题,聚会参加也是全程坐着旁观少有加入,有什么困难则尽量自己个人内部处理,因此都不怎么和他人有接触。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段“孤独”的时间就要相对长一些。他不主动打开自己,那么也没有人有义务去主动接近他、了解他,他的交往圈子就难以建立。
但佣兵倒也不是会对此感到不适的人。独自一人虽有不便,但自由度很高,他不用被他无感的一群人围在里面逢场作戏,倒是省了他不少精神力。他相信志同道合的伙伴自然而然就会遇到,如果真的心神契合值得交往,那么多等一些时间也无...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十二

开学的第一节课,对于每个学生来说或许都是整个学期以来上得最开心、最轻松的一节。很多老师把它称为“序言课”,在这节课上,老师会交代该学期的教学计划,这之后剩下的时间则用来侃天侃地——或者直接开始上课。
富豪属于前者。他的学生时代里非常烦恼那些把学生一颗放松的心脏突然揪起来的老师,因此目标也是不要成为那样老师中的一员;而且往年来的经历与他自身的自信也告诉他,即使没有这半节课,该上的内容他还是能稳稳当当地一个不落讲完;不如靠这半节课先给学生留下一个随和亲切的好印象,对于往后任何工作的开展都算是有利无害。
佣兵这学期的第一堂课比他晚两节。富豪在课间和佣兵同路去教学楼办事,等他办完了事再次经过佣兵所在的教室...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十&十一

>>>>>>
佣兵开始喝儿童牛奶,取决于乌莎哈的一次无心之言。
乌莎哈本身也在同龄人中较为娇小,本着“药补不如食补”的原则,富豪决定买一箱儿童牛奶让她每天喝。某天放学后的傍晚他们两人又跑到佣兵办公室(老师都早早走空了)去没事找事,乌莎哈此时正好捏着她的牛奶盒啜饮着。
“啊、乌莎哈ちゃん,在喝牛奶呐?”
佣兵原本只是为了找话题才提起了小女孩手中的儿童牛奶,但这话传到最近正因体型被人小瞧而愤愤不平的乌莎哈耳里,就和挑衅毫无二致。她松开被门牙紧紧咬扁的吸管口,不假思索出口反击:
“佣兵ちゃん也应该喝哦,不然就一直只能这么矮了。”
——不不不不不我176了啊,不矮了吧!再说我这...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九



这段时间,富豪发觉佣兵时常在午饭时自带橘子。
即使是正午十二点的太阳,在这个酷寒的季节也难以将任何事物提升哪怕0.1个摄氏度。佣兵的橘子光看着都觉得是冰凉的——富豪后来也得以证实了这一点。

一如往常。正当富豪准备开吃时,佣兵,再一次,兴致勃勃地开始剥他的橘子。
“以前从没见你那么喜欢吃橘子。”
“嗯?”佣兵抬起头,“啊——学生送的啦。他们最近几乎每天都在我办公桌上摆一个啊,是在搞什么教师慰问活动吧?”
不过我感觉只有你一个人收到了,富豪腹诽。
“很冷的吧,橘子。”
“有一点吧……但是很好吃啦。你要一块吗?”
“嗯。”
佣兵还是一副高兴的表情,掰下两瓣,拿在手里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将剩余的...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八

【一】 【二】 【三】 【四】 【五&六】 【七】



       学校里的迎春花开始吐苞了。

       长长的、柔软的、藤条一般的花枝争相伸出,仿佛解冻的翠绿春水,欢腾地向下、向前奔流。在明亮的水流上漂浮着小朵小朵的黄花,正如同瀑布转角的叶叶扁舟,将各个位置的场景都瞬间定格。...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七

【一】 【二】 【三】 【四】 【五&六】 【八】



>>>>>> 

       富豪走上二楼的时候感觉自己明明已经算拖得晚的了。

       “——佣兵君呐,还不去吃中饭吗?”

       “来不及了——不去吃了——”...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五&六

LOFTER的PC端大概是真的有点毛病。


【一】 【二】 【三】 【四】 【七】 【八】



>>>>>> 

       转眼就是冬季了。

       这个城市倒是不常有下雪的美妙景象。不过从“成人”的视角来说,这样便没有道路积雪,交通事故发生率便不会大幅上升,也不用多辟出人力来做铲雪、撒盐的多余工作...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四

【一】 【二】 【三】 【五&六】 【七】 【八】


四 


>>>>>> 

       “嗨乌莎哈酱!”

       蹲下来对白色的小女孩张开双臂,和从女同事怀中跳出来,同样伸出手向自己奔来的孩子撞了个满怀。

       “啊乌莎哈酱你始乱终...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三

【一】 【二】 【四】 【五&六】 【七】 【八】


(清明假期花在来回路上的时间好长……顺便就再更一篇)



       午休时富豪是在吸烟区找到佣兵的。

       透过窗户望进去,他看到佣兵和库丘林两人坐在一张长沙发上聊着什么。

       佣兵伸远了身体,将一截烟灰抖落在面前茶几的烟灰...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二

【一】 【三】 【四】 【五&六】 【七】 【八】


二 


(突然想玩玩论坛体之类的东西……但又并不是严格按照论坛体的格式写的orz)

(就当是某年级qq群……这样的吧)

★乌莎哈年龄操作注意★


……我似乎看到了富豪老师和佣兵老师的新进展orz


woccc


什么什么快说快说!


新进展倒也算不上……反正就是有新内容什么的23333


酷爱说辣ww


围观


哈哈哈哈感觉他们俩三天两头就...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一

为什么我更文了???

(因为作死。)

打算拿“老师×老师十五题”写富佣,今天就打了一篇先发来试试水(?)。后续更新不定,但是放了假肯定会更完的orz 拖着说要填的坑却不填完,我自己也会于心不安……

(说这个是因为想起了自己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上ABO。当初就没打算继续写,不填坑是正常的【狡辩)

想在一题结束之后再放题目内容。不然总是一种被彻底剧透完的感觉……这篇十五题就打算这么做了。题目出得稍微有点连续剧情的感觉,所以总体看起来就会像是一篇十五章的短篇吧……(哇哦十五章)

话说自己产粮却不能喂给自己……还真是尴尬orz 以前自己的文基本上都不敢去翻,翻了就觉得超...

【富佣】用来抵作圣诞贺文的脑洞草稿

看看今天是圣诞似乎tag里也没有圣诞贺文……

想到自己曾经一个关于圣夜的脑洞,到了这个圣诞也并没有写出来……

算了就干脆发脑洞本体出来充数好了【喂


BGM:感觉花たん的《心做し》很棒


>>>>>>开端还是结局?

佣兵阖上眼睑。

视网膜上还残留着最后映入他眼中的影像。一头金色长发束成马尾,肤色白皙,有着血红眸子的男人。

他会说那片红色,与最近圣诞节的无论色彩还是气氛都格外相配。

当然还有更多人会说,那与满眼的血色更配。

——就像现在这样。

“不要这样……今天是、圣诞夜啊……”

是不是将死之人比其他人,面对死...

【富佣】【双丘】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03 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又是伪·富佣与双丘的漩涡!!)

感谢 @刺猬爱好者 给我开的脑洞,于是决定就用下一题写后续了!!
前篇见昨天的每日一题:http://catstail.lofter.com/post/485643_9e7d82a

苏运莹的《野子》听得很开心,虽然对于某些人来说中文歌应该会违和,就不推荐搭配食用啦。

>>>>>>
是一个正常的周六早晨。一周的学习下来遗留下的生物钟让佣兵早早地自己醒来。他向枕边摸索着自己的手机,没有找到;于是才后知后觉地抬手看自己的手表。六点,果然是生物...

【富佣】【佣兵中心】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01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富佣,佣兵中心)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有点爆炸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毕竟亲近的人死了终究不会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吧。我又不想写成假死或是死的是敌人之类的,像是在作弊一样。

顺便就把自己龙纹侵蚀的那个梗用上吧。


就是所谓的在来到赫布里底前,佣兵因为斩杀某只龙而遭到了龙的诅咒。因此才有了那些纹路。

虽然能够施加这种诅咒的龙非常罕见,但是还是有先例的。每斩杀一条龙,龙纹都会生长、扩散,直到将佣兵自己吞噬,成为一条新的龙。解除诅咒的方法至今没有找到,大概不是人类的巫术、魔法能够完成的事情。

也就是说,不杀龙,也就没有问题。所以曾经中了诅...

【富佣】【双丘】温暖得能让你化掉的澡

偏题这病大概是治不好了

看着题目发展出的奇怪的脑洞


美好事物二十题

09 温暖得能让你化掉的澡(富佣与双丘的漩涡或者根本就是无CP)


能在冬天泡个舒服的热水澡,对于谁来说都会是难得的享受。

不列颠当然不比西伯利亚那般的干冷,但在冬季终究总也是有低于零度的日子。穿着棉服战斗实在是不可想象吧?因此四位亚瑟每天还是要尽量穿少以便于行动。

在这点上佣兵反而非常想吐槽两位女性。“美丽冻人”这个形容在她们身上似乎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保持外观上的效果,两位似乎穿得和夏天没什么不同;虽然非常象征性地在各处有着皮毛的点缀,增添了冬天的感觉,但是往常该露的地方还是毫不大意地……露着...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