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无授权翻译】【仁 七羽 悠】欢迎

这一次的翻译授权问题也很微妙……

试着翻译了以后才发现评论里已经有人问过了,但具体不知这位仁兄发在了哪里(也可能是我没有好好找),觉得就当练手,还是把自己翻的发上来吧。

第二季开始前(还没有千翼前hhh),仁和七羽和悠的三口之家日常生活小片段www

还有个关于七羽的微妙的梗,看到的时候微微觉得被虐到了(

 

>>>>>>

欢迎

Faiz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52131?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梗概——

悠开始和仁以及七羽生活在一起了。一开始有点微妙的违和,但又的确是家的感觉。

 

原文1780字

翻译2995字

 

笔记——

我发现了,“嘿要不也写点且萌且甜的文吧,毕竟我估计官方一点糖也不会给”,那么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写我最喜欢的3P关系(OT3,One TrueThreesome)的文了(虽说他们在这篇文里面的关系是柏拉图式的)。

 

正文——

 

悠并不很清楚自己和七羽还有仁呆在一起的时候究竟期望些什么,但肯定……不是这样。

 

他们以一种堪称迅猛的速度将他吸收进了他们的家庭,好像悠一直以来都和他们在一起一样。他时常在七羽做饭时帮忙打下手,仁也经常差他去屋顶上喂鸡(不过幸好仁不会在杀鸡的时候也要求他在旁边,这一点他还是很高兴的。)这种感觉相当奇怪,但悠并不否认自己其实挺享受其中。在度过最初的焦虑期以后,他感觉到了,与他们俩在一起时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刻。

 

一个地方会因某些人的存在而显得不同,这一点非常神奇。当他时不时想要见到美月的时候,他也无法否认,他那个曾经的住所并非如最初所想那般,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水箱——不,拿牢笼作比才最为贴切。虽然它偌大空旷,充满清新的空气,拥有从巨大玻璃窗透进的充足光亮,但也极其令人孤独;他知道他们的母亲极力阻止所有人对他的探访,甚至包括美月。当他回到那里的时候——虽然他实际只离开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他只感到此地令人窒息。

 

相反,仁和七羽的家就小得可怜。他们的窗少得多,即使有,也总是遮上了厚重的窗帘。房子里的一切都恒久地被阴影遮盖,只会被灯光、或七羽零零散散点在房子里的、她最喜欢的香薰蜡烛所照亮。也因此,停滞的空气中一直弥漫着香薰和当天饭菜的味道。另外,悠非常肯定,他从没见过这房子彻彻底底干净过。嘛,虽说他们的确天天打扫——但毕竟,房子里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把随意散在房子里的东西都处理得整洁有序。不过即便如此,这里也是他所涉足过的、最温暖、也最欢迎他的地方。

 

只是,他有时候还是会感到无所适从。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一件自己的衣服可穿。他当时不得不赶快离开家门,因此不得不将美月抛在了后面——同时抛下的还有他的大部分衣物。他现在穿着七羽的牛仔裤(这一点非常尴尬),仁的过大的T恤以及一双袜子,还有七羽诸多披肩中的一件。(它基本是绿的,又点缀着红色。他还记得七羽轻轻说他穿着很好看。)他在这小小的公寓里也很孤独——无论他们两人多少次表示他可以随心所欲行动,他也只是一直呆在桌边的那个固定位置不动。(那是“他的位置”——虽然他不确定能不能这么叫——不过这的确是他每天吃饭时一直坐的位置。)

 

七羽和仁一起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午饭了,他们俩一致表示家里没有吃的了。悠估计这大概是个谎言,鉴于他和七羽几天前明明刚做过采购。他不禁怀疑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门就突然被仁给踹开了。仁带着他一如既往的狡黠笑容,手里举起两只塑料袋。

 

“关东煮!来自路上的7-Eleven!”他把它们摆在悠面前,在他身后,七羽拎着属于她自己的塑料袋以及一箱新啤酒。

 

“我们不是很确定你喜欢那家的什么,所以什么都买了点。”她把塑料碗放在他面前,还有一瓶奶茶。

(塑料碗?我这边关东煮都是一次性纸碗诶。)

 

悠看着他们开始一心一意解决自己的吃食(他注意到七羽的关东煮和他碗里的一样,有着各个品种;而仁,看起来基本是水煮蛋和面。)

 

“你不吃吗?你不会是想吃我们吧?”仁打趣道,筷子直冲着悠挥舞。

 

他一下子因对方的这句话紧张起来,试图将脑海中自己失去控制的情景屏蔽出去。他开始吃了,把头尽可能地埋低。

 

“悠……”他听见七羽说话,于是抬起头看她,“你的生日是今天,对吧?”

 

“诶?”他睁大了眼睛,“你怎么——”

 

七羽拿出他的钱包:“你把这个忘在我的裤子口袋里了。我差点把它给洗了。”

 

“哦、哦……”他又把头埋了下去。

 

“嗯?为什么一副被踢了的小狗模样?”仁推搡他的肩膀,“所以你今天想做什么?”

 

“哈?”他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张望,“我想……做什么?”

 

“来庆祝生日。”七羽补充道。

 

悠一下子安静了。又来了,这种令他不适应的事情。

当然,他的确会在生日时收到母亲和美月送的礼物,但他并不经常会被带出去,去别的地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些什么……等等。他想起来了。他突然站起来,走到七羽归给他的小梳妆台前,拿起他一周前得到的传单,走回桌子旁,摆在他们俩的碗中间。

 

“新水族馆?”七羽拿起传单看。

 

“上周刚开的。”

 

“好的,那就这么决定了。赶紧吃完,然后我们出发。”仁拿起自己的一只水煮蛋塞进嘴里——一整个,塞进嘴里。(讲道理悠现在对此已经完全不吃惊了,毕竟那人天天都这么干。)

 

三人飞快地解决了午饭,充分做好保暖工作。七羽就差把悠抓回来再套一件披肩了,她坦白表示出去了以后很可能会觉得冷。悠在走出门的时候朝她小小笑了下。他们像衣衫褴褛的一家子穿过街道的样子,一定很是一番风景。

 

水族馆幸运地不如上周他经过时那么挤,当他们走进的时候,馆里只有零零散散的情侣和学生队伍走来走去。悠到处张望着承载着游鱼的巨大水缸的时候,简直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这和他房里的小水箱实在是相差太多了。它们这么大,他甚至看不到水缸的另一边,只能看到水一点点在远处延伸为深蓝。水族馆的陈设完全震慑住了他,他都没有注意到仁和七羽去了哪里,只逐渐走到了水族馆的深处去。

 

事实上,仁一直跟在他后面,但和简直贴在了水缸上的悠相比,他与它们保持着一定距离。(他敢说那位年轻人有时候把自己的脸都按上去了。)七羽则闲逛开了,对一个装满水母的圆柱形水缸充满了兴趣。仁对鱼没什么兴趣,除非是把它当作食物的时候;那即使如此,他估计自己也还是更喜欢鸡肉。不过他不得不承认,看着悠沉迷于看鱼的样子有一丝有趣。七羽出现在了他旁边,这会儿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很卡通的、塞得圆滚滚的绿色水母玩偶。

 

“你不觉得很棒吗?”他指了指悠问道。被他所指之人差点过于狂热地把手伸进一个可抚摸水箱里,然后给自己溅一身水,“我感觉自己都像个骄傲的父亲了。”

 

“我们也最好在还能好好享受的现在,好好享受。我预感你和悠以后都会越来越忙了。”七羽从他身边走开,向悠走去,他看着七羽把那只水母玩偶塞进对方怀里,而悠,毫无疑问,关于他刚才摸到的蝠鲼向她侃侃而谈。

 

离开了水族馆之后,他们在一家拉面店吃了晚饭,并且在七羽的坚持下在一家二手商店逛了会儿,又买了几件披肩,以及给悠的合适衣服。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气温一分一秒地在下降。尽管悠身上裹了三条披肩,还紧紧抱着水母玩偶,他依旧在回到家时抖成了筛子。不幸之处在于,家里也并不比外面温暖多少,丝毫不能舒缓颤抖的身体。他还能听到仁一边走进家门一边抱怨这寒冷的天气。

 

“可恶,”悠看着仁沮丧地向后一仰,“暖气坏掉了,”他踢了踢角落里的空间加热器,“看起来今晚我们要抱团取暖了。”

 

“……哈?”悠看着仁把桌子移到一边,而七羽开始把一团团的毯子拉过来。

 

仁把几条毯子塞进悠怀里,然后咧嘴笑了:“欢迎来到抱抱小窝。现在,帮我们把这些铺开来。”

 

即使没有被子,小窝的舒适度也丝毫无需怀疑——鉴于大量的毯子已经完全能与之相媲美。但在仁和七羽已经钻进临时新被窝的时候,悠还是尴尬地站在一边,直到仁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说“快来吧,尊敬的贵宾可以睡在最温暖的中间。”他才有所动作,但即使如此,这也是一场超现实的离奇经历。他可以感觉到由身体发出的热量从两边传递过来。身边的两位都几乎瞬间入睡,留下悠一个人卡在中间,沉迷于自己的思考之中。不过他必须承认……这感觉不错。有点诡异,但是很不错。在那座又大又空的房子里,他一直是孤单的一个人,和他人如此亲密地住在一起竟是如此令他感到舒适。即使七羽冰冰凉的脚丫子不断贴上悠的大腿,仁在他的肩膀上流了一点口水……但起码他不是一个人了。

 

而这或许就足够好了,起码目前就够了。这足够放松他的精神,睡意最终将他侵袭了。

悠平躺下去,闭上眼睛,让他新家庭的呼吸声引导他沉入梦乡。

 

笔记——

虽然没有写到,但是悠窝在毯子堆里的时候,怀里也一直抱着那只水母玩偶。

评论 ( 2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