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叔叔生日快乐。

 

(其实不用点开的……后面都是图层展示【雾)

前一周的时候恰好补了Fate/Zero,恰好有了枝触控笔,恰好下了SketchBook;这一周不停翻Lofter的时候又恰好发现了雁夜叔叔是3月22生日(没错我看百科的时候完全没长这个心眼)

——日子很近也不会忘,于是就有了这个(假惺惺的)生贺【自嘲

勾线药丸。不知道是触控笔太渣还是真的自己自带手抖,反正……勾出来线条扭曲得不能看_(:з」∠)_

(感觉只有色块还好看点)

然后比较草稿和勾线,发现怎么勾线后的样子变了很多……

 

关于间桐雁夜,大概自己也算有点想讨论的……写在以下。算是自己留着存档。

 

>>>>>> 

“将刻印虫植入到我身上。”

虽然从现实角度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显得莽撞过度,但是被这句台词戳中也算毫无意外。那个时候的雁夜所展示出的、无论会遭遇怎样的经历、无论会迎接怎样的结局、豁出性命的义无反顾,正是我也冲动地打出弹幕“都是时臣的错”的原因。

怀着单纯美好的愿望,却要遭受虫术那样痛苦的折磨(当然樱也一样);脏砚以虐待他为乐;时臣蔑视他拯救樱的意志,甚至蔑视当初放弃魔道的他本身;葵一口咬定是他杀死时臣,因此在巨大的悲痛与愤怒中对他恶语相向;绮礼博取他的信任,却又以这份信任让他失去葵,利用他让Berserker与Saber对战而耗尽魔力;而狂化的兰斯洛特,没有听从主人话语的理智(见到Saber后似乎是一定要令咒才能召回的程度),在为雁夜带来夺取圣杯的巨大可能性的同时,也是蚕食他生命的最大的罪魁祸首(小说Act12 65:49:08有补魔(没到“那个”程度)情节啊哈哈哈),一把十足的双刃剑——动机与结局完全不成正比的现象,正是、更是,激起人同情与怜惜的原因。在摇可乐系列的手书视频(av470334)里,大家纷纷都说“看到叔叔这么元气真是太好了”,看到这些弹幕却又暗暗地更让人心里难受。

 

可是之后思考得更多了,参考了一些其他的意见,开始想到了其他“不那么美好”的可能性。

在雁夜最后的梦境中,看到凛和樱喊出“雁夜爸爸”的时候,心里有些不适。“雁夜的动机并没有想象中的完全纯洁无私”,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不免让人感到失望。虽说可以用“这可能是他潜意识中、本人没意识到的想法”或者“即使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不是吗”来解释,但是那份失望总也还是存在。

“他在以他那不足以完成愿望的躯体与能力,一意孤行地向那个过高的目标行进,结局自然只能是悲剧收场。”知道可能做不到却依旧勇敢地前进,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曾放弃,哪怕最终将自己的生命献祭也不曾后悔,原本这是一种美好的行为——可是综合上面一条,如果他是在妄想自己做到力挽狂澜,妄想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特别强调:没有时臣)拯救远坂母女,那么这就不免在他的形象上产生瑕疵。固然这是情有可原的,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那样的话,间桐雁夜就只是个“想法可以被谅解”的凡人罢了,不会成为被喜爱、被崇敬的、纯粹的美好形象——可是他在面对樱的时候又从来不说这些大话。他很现实地认识到,他不能说什么“他将会拯救出她”,成为她眼中的英雄,给予她可能落空的、没有包票的希望,那最终只会让女孩落入更黑暗的深渊。在樱的眼中,他大概只是个和她一样,被爷爷欺负、在虫仓受苦的大人。

还有就是——能不能和时臣好好说话。当然这一点,免不了是因为染上了自己某些暗搓搓的思想,固执地认为两人之间还有情谊,不必剑拔弩张,实际上还是可以相互谅解的。时臣真的知道间桐家的魔术是怎样的吗?根据B站的一些科普评论,他应该是不知道的,虫术毕竟是间桐家的秘术,为了不互相闹翻必定也不会特意去打听了解;雁夜真的知道樱如果不来间桐家会是怎样的下场吗?同样根据科普,凛与樱姐妹俩都有高到异常的魔术资质,由于秘术单传,无法得到远坂家加护的樱,一定会被魔术协会泡在福尔马林中作为标本(小说有具体(更有条理的)解释,只不过我没有看小说全文,因而找不到具体位置……或者看Fate/Zero的B站评论890楼)。那么,雁夜要是当时能够冷静下来,先不计较时臣以魔术师的立场说出的种种不和他想法的言论,把樱的遭遇好好坦白不就好了?时臣要是当时能够不一味地贬低雁夜作为普通人的价值观,关心一下他外貌大变的原因不就好了?

不过时臣指责雁夜的那句话,个人认为的确是不恰当。“如果不是你选择逃避自己的责任,又怎么会让樱去承担呢?”逃离间桐家实际上应该是大部分“正常人”都会做出的选择;更何况雁夜决定离开的时候,怎么会想到樱会来到间桐家呢?如果他知道,他还会逃吗?让当事人持有不完全的信息做出选择,事后以此责难,实在是不公平。只不过时臣不知道间桐家的秘术,信息同样不完全便是了。

另一个很令人懊恼的剧情是教堂里被葵撞见的那一幕。雁夜因为被葵误会而慌不择言,一路辩解最后完美总结“都是时臣的错”,成功触及逆鳞得到毁灭结局。当然希望雁夜能够暂时放下对葵的爱慕之情,冷静地接受现状、分析情况的我也非常无理取闹。“雁夜对时臣的仇恨都是他的迁怒、都是为了产生坚持下去的动力而伪造的情绪;他并没有设想过杀死时臣的后果,一旦杀了,他便会后悔了。”比较支持这样的想法——当然,接下来马上迈进教堂的葵并没有给他如此回味的余裕。他认为樱会受苦是时臣的错,却忽略了时臣不知真相的可能性;他认为葵没有得到幸福是时臣的错,却忽略了葵的觉悟,忽略了葵(以时臣那样的、魔术师的价值观)并未感到不幸福的可能性;他将内心对樱和葵的不平都归咎到时臣身上,化作对时臣的愤怒。(我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可能并非小说原文)雁夜其实也是相信着时臣的实力,认为他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杀掉的(或许甚至包括自己),因而看到眼前的尸体时,他同样感到难以置信。看到时臣已死后,他感到的不是复仇的畅快,而是手无足措的慌张,某种意义上也能说明他只是在以对时臣的怨恨支撑自己(“他死了,那么我的仇恨该何处去寄托呢?”),并不是认真地想要杀死他(或者说在杀死后就会后悔)。(但以上也可能是个人太往“美好”的方向上想的一厢情愿。)如果他能够正视自己当时的确想要杀死时臣的想法,做好被葵仇恨的心理准备;如果他能够向葵解释一切矛盾开始的原委;如果他能够思考杀死时臣的后果,认识到自己对时臣的怨恨背后的真正含义……在现实生活中或许大家都会好好说话,一切都能够以理性妥善解决;但毕竟作品中需要的就是矛盾冲突,解释不清也是剧情需要,悲剧收尾也算情理之中……总归是有些令人无奈遗憾。(不过说不定现实中也有很多人不听解释_(:з」∠)_)

但是最戳中我的地方也是这里。

“我有喜欢的人。”

从独白的第一句开始,便开始感到哀伤。

新垣樽助配得真好啊qwq 从平静到激动的处理非常流畅,又全都出于情理。那一幕很让人产生共情。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对间桐雁夜这个角色长了心眼吧。

(虽然没有听过很多他的作品,不过以前在某十三楼抓听到他(他是配角役)的时候还是产生了好感哒w【不多说了233)

总而言之,还是那个“雁夜的行为动机可能出于自我感动”的可能性最让人感到心里不适,会在雁夜原本令人同情的可怜形象上加上更多贬义的“可悲”成分(“他的结局,一部分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而从现实角度来考虑,那极可能是存在的,这样的想法就不禁让自己哀伤起来。

 

抛开这些顾虑不看的话,叔叔的确是个完完全全的可怜人,有着美好的愿望,却又有身为普通人的极大无力感。想让有美好愿望的人梦想成真总是人们的普遍想法,只不过最终梦想粉碎想来也是现实常态罢。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