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用来抵作圣诞贺文的脑洞草稿

看看今天是圣诞似乎tag里也没有圣诞贺文……

想到自己曾经一个关于圣夜的脑洞,到了这个圣诞也并没有写出来……

算了就干脆发脑洞本体出来充数好了【喂

 

BGM:感觉花たん的《心做し》很棒

 

>>>>>>开端还是结局?

佣兵阖上眼睑。

视网膜上还残留着最后映入他眼中的影像。一头金色长发束成马尾,肤色白皙,有着血红眸子的男人。

他会说那片红色,与最近圣诞节的无论色彩还是气氛都格外相配。

当然还有更多人会说,那与满眼的血色更配。

——就像现在这样。

“不要这样……今天是、圣诞夜啊……”

是不是将死之人比其他人,面对死亡的那一刻都会更释然一些呢。他没顾及自己有多疼,血迹在地面上蔓延得有多远;他眼中只能看到怀抱着他的那个男人,同样的伤痕累累,还加上满脸的泪水,将他清秀的五官都糊得纠结在了一起。

笑一笑、笑一下吧。他努力地扯起嘴角,想让对方能跟着自己一起笑出来。他看到那人的视线和自己相撞,凝结了几秒,然后更多的泪水从镶嵌着红宝石的眼眶中奔涌而出,怎么也遏制不住。

今天……是圣诞夜啊……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上演这样的戏码呢……

对不起、富豪……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是我的错……让你遭遇这样的事情……

“富豪……”

他抬起手,却无处落点;最终他就近抓住了富豪前胸的衬衫,紧紧攥着;手松开,又再次抓紧;再次松开,再次抓紧;持续着无助的往复。

“不要让我走、富豪……不要让我走……”

“不会让你走的……佣兵,睁开眼……我不会让你走的!”

他感到那只手被对方抓住了,覆上了对方的脸颊;对方的手无意识地、急促地反复在他手背上摩挲。

可他达不到对方的要求。眼皮比曾经他在凌晨两点被斯卡哈叫起来应对外敌时还要沉重,深厚的睡意驱走了他所有的意志力。他只能闭着眼睛,感到一切都渐渐离自己而去。

 

>>>>>> 

富豪有个名为“圣夜”的、靠魔力驱动的人偶。

拥有与佣兵极其相似的面容,却不像原型那样露出哪怕一种表情;仿佛永远呆滞着。

只忠于主人的人偶。富豪要求的任何事他都会遵从。

 

(想在中间穿插各种甜甜的回忆,然而什么也没写。)

 

圣夜不曾思索、也没有兴趣,关于富豪偶尔的、请求自己模仿一个名为“佣兵”的人的言行举止的行为。那种时候的富豪眼神柔软,透过圣夜的身体,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灵魂。圣夜从不去探究这些情节的存在动机与意义,毕竟他的职责只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满足富豪的一切愿望。但这并不表示他不能够从中察觉什么;他能够隐隐感受到富豪与平时不同的、剧烈的情感波动;不符常态的神情,无法理解的言语——只是他的身份更像一个服务生,遵从顾客的要求完成自己的义务,不过问更多的隐私——于是他只是顺从地完成一次又一次这般的演绎,漠然地忽略掉这背后更多的意义。

 

(其实还想过(圣夜帮富豪拤)这种车呢嗯。虽然也算个揭露更多富佣的点,不过……反正大家自行脑补吧【喂)

 

(其实所有人都想对富豪说“从这种自欺欺人的梦中醒来吧”(甚至包括圣夜),但所有人出于愧怍等等的心理,又都说不出口。)

 

(关于佣兵的死因:在与外敌的战斗中牺牲。原本赫布里底全城都沉浸在平安夜的热闹气氛中,却突然爆发外敌侵略,佣兵在战斗中遭到重击,失血过多身亡。)

(佣兵所想的“对不起/富豪/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是我的错/让你遭遇这样的事情”是指他愧疚自己太弱/太疏忽,结果落得被外敌重伤、在此即将死去的结局,为富豪原本应当是欢乐的圣诞夜掩上了阴霾。)

 

>>>>>>结局还是开端?

圣夜睁开眼帘。

视网膜上显现出的是陌生的影像。一头金色长发束成马尾,肤色白皙,有着血红眸子的男人。

他会说那片红色,与满眼的血色格外相配。

“圣夜,早上好。”

“你是我的主人吗。”

“没错。

“我叫富豪。”

“富豪……”

他低声喃喃。

那男人愣住了。

“请、请再喊我一次……”

他抬起头,雪青色的瞳仁紧盯住对方睁大的眼睛。

“富豪。”

他看到有泪水从男人镶嵌着红宝石的眼眶中奔涌而出,怎么也遏制不住。

可那人却在满脸的泪水中,绽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Fin.

 

不是平安夜了呢……圣诞节快乐!

(虽然这也不是糖,是刀子就是了【逃走)

评论 ( 2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