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一上】无题(丧尸AU)

总觉得我是在不断创造“我要回来了”的假象(

其实是在开学前就屯好了的东西,今天突然回去一看而已(

本来是要写“对立相似三十题”的  @我也有点抑郁 后来觉得get的意思不对跑题了,就放弃掉吧(

发出来是为了证明下,我没忘我也没弃坑,只是真的速度太慢…………(开学以后根本就没动过了好吗)

↓以及这也不算是完全体的文,还带了点很随便的草稿进去,见谅(


>>>>>>

丧尸AU。设计得不是很严谨。

丧尸通过咬伤、抓伤等方式在健康的人类身上造成伤口,使其感染病毒。

放弃学园都市的背景,但是一方通行与上条当麻的能力依然存在。当然,上条当麻的能力对于丧尸这种物理存在来说是毫无作用的。此时他与普通人无异,只能靠武器或中上水平的体术搏得一线生机。


上条当麻:“你可是最强啊?跟着你,存活的条件就已经够了吧?”(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多陪伴你一段时间,就已经知足。)

【即使我一个人死了也没关系,你还活着就行。】

一方通行:(我只剩下你了。所以付出一切,一定要让你活下来。)

【必须要将你保住,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意义。】


然而作为人类,总是会产生纰漏的。

上条被丧尸袭击受伤。虽然他很快对袭击反应过来,但仍被划出了一道血痕。两人对伤口进行了处理,在日后的日子里当作没有发生过一样,暗自乞求奇迹的降临:见血了也没关系,病毒并没有侵入人体。

即使再怎么强撑,上条的脸色也一天天变得苍白泛青。伤口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行路的距离比曾经更短却要停下来休息,还总是觉得下肢肌肉很痛(肌肉丧失自我修复机能。就像把一根金属丝来回弯折,人体肌肉在弯折产生撕裂后可以重新修补,甚至让肌肉变得更加强韧;而作为丧尸只有磨损而没有修复的过程,也就像一次性用具一样,坏了就再也不能回复);意识开始掌控不住,常有恍惚,甚至耳边会响起“吃了他,吃了他”这样令他情不自禁想要遵从的话语。死亡的气息开始攀上名为“上条当麻”的少年的身体——即使他在一方通行眼中一直都闪耀着让人需要眯起眼去直视的光芒。

一方通行并不想抛弃上条——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将其保全,因此也并没有这个需要。他幻想着,就这么一直把成为丧尸的少年留在身边。但后来他意识到这不可能。成为丧尸的家伙不再保有自主意识与曾经的记忆,是无法被干扰与感化的存在。少年一定会袭击他,而他只有两个选择——用矢量操作的能力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袭击。矢量操作不是那么温柔的能力,也不会和氮素装甲这类能力是同一个效果。对方付出多少力量,他就会返还多少,没有任何办法凭空将其消除。所以他再怎么尽力将矢量转向别的方向,使出全身气力、通过零距离肉体接触攻击他的丧失少年,也一定会伤得很重。而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或许就这么被咬伤,一同成为了丧尸也好。反正他也已经没有什么留恋。


这一晚,他们在高楼的顶层过夜。考虑到高楼面积太大,难以搜索,不太会有丧尸造访;上楼对于丧尸肉体的损耗很大,也可以尽量拖延时间与减少数量;如果还是被包围,凭借一方通行的能力,逃离也很方便。

上条枕在一方通行大腿上,手边是他用来防身的匕首。天空中是明亮的弦月,那块月光不曾泛起血红,永远是纯洁无垢、远离尘世的模样。

“月球。如此遥不可及的地方,真是令人神往啊。”上条当麻反常地感叹起来,安静得不像他。

周围依旧一片寂静,连一丝风声也没有。但那不再是危机前夕让人神经紧绷的可怕静谧,而是卸下了一切压力的、源自内心的宁静。

“——他们来了。”少年的声音突然打碎了一切如玻璃般平静的假象。

“你怎么知道?”直到少年点醒,一方通行才听见渐渐逼近的细碎脚步声。

“因为……”

有什么东西,随着异变的声调龟裂了。

“我和他们——是同类啊?!!!!!!!!!!!!!!!!!!!”

一方通行知道,时候到了。他静静地闭上眼,解除了全身的反射。

紧随着是少年的匕首插入肉体的声音。

——认知断绝了。


远处丧尸的脚步声与血液流淌的汩汩声响依旧在耳边回响不停。

没有痛感。血液晕湿长裤的湿润却源源不断。

——上条当麻,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下颌。

(即使知道这个想法根本没有意义。但无论如何,不想伤害这个人。)

以这样的方式自杀,此刻的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想要扯起嘴角也没有气力,只有滚烫的泪水不断从他的眼眶中滚落。

“上条当麻!!!!!!!!!”

是愤怒是憎恨是怨怼是急切是迷惘是慌张是怅然若失是无能为力是不顾一切——

一刀,杀死的是两个人。

评论 ( 2 )
热度 ( 28 )
  1. 无限伸延的想象数猫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某一方通行的上条当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