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双丘】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03 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又是伪·富佣与双丘的漩涡!!)

感谢 @刺猬爱好者 给我开的脑洞,于是决定就用下一题写后续了!!
前篇见昨天的每日一题:http://catstail.lofter.com/post/485643_9e7d82a

苏运莹的《野子》听得很开心,虽然对于某些人来说中文歌应该会违和,就不推荐搭配食用啦。

>>>>>>
是一个正常的周六早晨。一周的学习下来遗留下的生物钟让佣兵早早地自己醒来。他向枕边摸索着自己的手机,没有找到;于是才后知后觉地抬手看自己的手表。六点,果然是生物钟的原因。
“手机呢……”仍带着困意呢喃,他一边在身边继续寻找着一边翻滚着坐了起来。然后他发现了有哪里不对。
——等等。这里是哪里啊。
终于不复朦胧的视野,让他意识到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
虽然房间很简陋,但是还是能够感到强烈的古朴感觉。完全不像是属于这个时代会有的风格,倒像是几百年前会充斥着的、纯木制的老气风格。
这样违和感满满的状况似乎无法让佣兵积聚起危机感。本来应该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或是关来当试验品之类——虽然后者的猜测也已经过于戏剧性了——但此刻他反而更好奇这个房间的所有者是一个怎样的“怪人”。
“——叩叩叩”
更不会预想到有这样礼貌的敲门声存在。虽然门外的人并没有疑问是否可以进来便直接推门了。
——当看到来人的脸的时候,他更是彻底懵了。常理来说他会摆一个“不是吧”的鄙夷白眼,但是那张脸又让他窘迫地想要立马钻回被窝里装睡——反复纠结无果,结果他维持了彻底的肢体僵硬与面瘫脸。
“早啊——该叫你‘另一个世界的佣兵’吗?”
拥有与富豪一模一样容貌的、“异世界”的富豪,托着似乎是带给他的早餐,向他打招呼。

>>>>>>
本来佣兵是想吐槽一句“你那身诡异的cosplay服装是怎么一回事”的,但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他意识到目前的情况。
“大概是时空扭曲之类造成的穿越吧,具体原因斯卡哈——啊就是我们的魔女教官——还在查。我也不是很理解这个原理,不过似乎过一天就会恢复,也就是你会回到原来世界的意思吧。”
“好……那、那个,另一个……我呢?”
目前的气氛似乎有些太凝固了,或者只有他一个人这么觉得。完全无法直视对方的眼睛,听着那熟悉嗓音里吐出的字眼也无法好好地集中精神。大概潜意识中希望能找个比较熟悉的人来帮助他缓解困窘的状况。
“自顾自训练呢。所以叫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醒过来,顺便给你带份早饭。他应该马上就来。”
“哦……”
完了。能活跃气氛的人不在,他大概真的要呆在这里和面前这个人尴尬到死了。
话说啊……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了……?
他不禁抬头看向对方,结果正撞上对方的视线,又吓了他一跳,猛地震了震。
——但是他可不想去问。特意揭自己的底让自己颜面扫地,有什么意思呢。
“啊,如果是想问你们这边富豪的事的话——已经知道了哦,他自己跟我说的。”
“这个世界”的富豪一脸轻松地移开视线,装作不经意地说着。佣兵不禁狠狠地在心里腹诽“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啊你会读心术吗”。
“所以——我觉得大概我欠你一个道歉吧。就算是代替‘那个人’也好——”
“等、等等!!”
“……等等。”
似乎对方再张口就会吐出“对不起”的字眼,佣兵张牙舞爪地猛挥手制止对方。
“嗯?”
“有点接受不能……”

“自己想见的人仿佛就坐在自己面前,还跟自己道歉什么的,蛮难反应过来的……如果不好好冷静下来,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的话……感觉会做出对‘他’很不义的事情……”

“他”,指代的是“这个世界”的佣兵。

“——你们在说什么呢?”

“啊!!”

正说着的时候,主人公登场了。他只能窘迫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膝盖看。

“——人家三观好正的呢。”

“那必须的——毕竟是我嘛!”那人爽朗地笑起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个世界的这对情侣,如此相互调侃着。

“怎么样?能来这里一日游的话散散心也不错吧?——或许能呆上更久?”

那人转头来问候他,谈及后半句的时候又向背后的另一人狠狠地甩了一把眼刀。

“喂喂……这不能怪我吧?再说了我是想道歉的,但人家不接受啊。”

“——是吗?”

对方疑问的视线又转向自己了,他无法解释,只能支支吾吾地否认。因为有了一瞬间暧昧的冲动这种事,虽然大概是人之常情,但是不能当着当事人的面说的吧?

“……唉、没什么啦……”

“——所以才说人家三观正啊。”

“你们这样子打哑谜以为我会懂吗。”

“不懂也好的啦。”

“……喂。”


>>>>>>

睡觉的时候只穿了一套睡衣,他只能换上对方的常服出门了。果然大小刚好,只是穿着风格似乎让他有些不适应。天还没怎么回暖却似乎已经穿得非常凉快,他有些担心自己这样过一天会不会着凉——毕竟没有对方的体质那么好。

大概是为了接待他这位“客人”,赫布里底四位亚瑟今日的训练都取消了。斯卡哈应该是意图让四人带他在城里逛逛,虽然实际上执行这一行动的只有两个人罢了。为此这个世界的盗贼还握着他的手欢蹦乱跳地感谢,当然他不得不承认此刻实在内心复杂。一旁的佣兵也只能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表情,同时无奈地苦笑。

“好了,想去哪儿吗?”对方问他。

“不知道啦……随便吧?”

于是大概就变成了三人绕城一日游。期间的气氛还是带了些小心翼翼的僵硬。

——“这个世界”的佣兵应该会比较尴尬一点吧?一边是情侣一边是“朋友”什么的。虽然看在我的面子上估计会想先和我搞好关系,但是关切到另一方的想法的话就会变得抉择两难吧?虽然个人来说觉得是不在意的……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能算是陌生人的吧。另一边可是刚在一起不久的、热恋中的情人啊,这样比较起来立马就明白了吧。不过估计当着我的面他不会这么干,这个状况对他来说就不是很轻松了吧?

故意地想要转移注意力,他随便乱想着。

然而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很快就被察觉了。

“——呃?”

肩膀突然被一双手扳过,然后被猛地拉入了一个怀抱。温暖、稳固、安全,又不免带着冰冷铠甲的一丝坚硬。

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拥抱,或者该说,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恳切地、直击心底柔软之处一般地拥抱过。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不见得非常宽阔,却足够坚实;越过他背脊环住他全身的双臂,拥得有些过紧,却能够让他感到足够安全。来自对方的、暖融融的气息将他笼罩,他明明应该惊讶地瞪大眼睛,却不知怎的想要闭上双眼在此怀抱中静静安眠。

“不许笑!要是想笑就转过去!!”

头顶发出声音的,是与自己极其相似、但又多一分低沉成熟的声线。

听到细细地靴底擦过草地的声音,大概是富豪乖乖地转开去了。

——是考虑到担心他会觉得尴尬吗?


“这里永远有我,好吗。不管是、这件事也好,或是其他的事情;如果觉得委屈了、不顺心了,就来找我,好吗?你没必要什么都一个人憋着;我也是人,而且是‘另一个你’,不是摆设,对不对?”

“就算、爱情上不得志,但我也永远不会抛弃你,好吗?”

“当时没有考虑到你的处境是我的错。但你要知道,即使我冷落富豪,也会把你的想法放在第一位。所以,不用再憋着了,好吗?”


他没有看到的是,背后的富豪默默地点着头。

——能够决绝地舍弃一些东西去追寻眼中更重要的事物,何等地义无反顾,也正是他欣赏“这个世界”佣兵的原因啊。

“……嗯。”

从未遭遇过的温暖与柔软。他认命地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的伊甸,鼻头不出意料地酸涩。


>>>>>>

小插曲之后,他们依旧到处兜兜转转,愣是逛到了太阳西斜。

到了晚上,斯卡哈说什么“没多余的房间了”,他就理所应当地被安排和“这个世界”的佣兵一块儿睡。

躺在床上,他感到这一天过得还有些迷迷糊糊。

“好神奇啊……来到了另一个世纪,还在这里待了一整天呢。”

“是啊。而且说不定你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去了呢。”

“……会不会这只是我的一个梦呢。”

对方在被窝里翻动起来,然后有什么东西塞进了被子下的、他的手心。

——摸索了一下,发觉是对方的发绳。

“嘛嘛……随手就有,就留给你吧,当做纪念品?这样你醒过来的时候,就不会觉得这是一场梦了吧。”

“……好。”

对方的温和爽朗似乎是如此不同于自己。他有些小心思地笑。

“晚安?”

“嗯,晚安。”

背后传来对方轻轻浅浅的呼吸,他没过多久便被催眠着沉入梦乡。


>>>>>>

是一个正常的周日早晨。经过一天的闹腾,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他向枕边摸索着自己的手机。从被窝里探出手的一刻意识到自己的手里捏着什么细细软软的东西。

他睁大朦胧的双眼,展开手掌。

——毋庸置疑,是“那个世界”佣兵的发绳。


“……真的不是梦呢。”

他用那根发绳系起头发,走下了床。


永远,不会抛弃你的;永远,会把你放在第一位。

——对方郑重的话语,反复在口中咀嚼也依旧甜如蜜糖。并且他确信,对方绝不会食言。

隔着镜面映照出的两个世界,久远地将他们连结在一起;就算那之后在“同一个世界”,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评论 ( 8 )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