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双丘】温暖得能让你化掉的澡

偏题这病大概是治不好了

看着题目发展出的奇怪的脑洞


美好事物二十题

09 温暖得能让你化掉的澡(富佣与双丘的漩涡或者根本就是无CP)

 

能在冬天泡个舒服的热水澡,对于谁来说都会是难得的享受。

不列颠当然不比西伯利亚那般的干冷,但在冬季终究总也是有低于零度的日子。穿着棉服战斗实在是不可想象吧?因此四位亚瑟每天还是要尽量穿少以便于行动。

在这点上佣兵反而非常想吐槽两位女性。“美丽冻人”这个形容在她们身上似乎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保持外观上的效果,两位似乎穿得和夏天没什么不同;虽然非常象征性地在各处有着皮毛的点缀,增添了冬天的感觉,但是往常该露的地方还是毫不大意地……露着。

常年冲冷水澡的佣兵也不见得认为这个冬天就真的很冷,但女士们极度爱美的心态终究让他恐惧地颤抖了一下。

——再说,如果面前能有热水浴缸的招待的话……他当然还是来者不拒的啊。


不知不觉也已经是平安夜了,外敌什么的总也要休假吧?这么神圣的日子,双方就停战吧停战吧。

将全身都浸没到冬日难得的热水里,只露出半个头用来呼吸,尽情享受着而松懈下来的佣兵不负责任地这么想。

啊……好舒服。

与因运动而燃烧起来的热量不同的、湿润的热度。让全身的肌肉都能够放松地舒展了开来。就连结了痂的伤疤似乎也不那么有令人不适的存在感了。

安静地闭着眼的时候,突然水面上传来了奇怪的异动。

一个湿漉漉的棕色脑袋,从浴缸的另一端冒出来了。


“……卧槽,怎么回事。”

对方用手刮去了脸上的水珠,对着他笑。

“好啊,佣兵。”


“你谁啊。”

“圣夜。”

不不不对方叫什么或者是谁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浴缸里啊!!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活人真的没有问题嘛?!这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要么是斯卡哈又在搞什么复制因子的研究要么就是不知道哪里的敌人在圣诞夜都忙着入侵赫布里底了!!话说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啊他到底是怎么跑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跑进来的?!!这个浴缸挤进两个人真的还好吗?!!

——喂喂……那头下面应该是有完整的身体的吧……?

佣兵带着诡异的眼神盯着对方一脸纯良,同时将腿一点点伸远去——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直白的动作怎么想都很蠢很羞耻——来试图确认对方的“身体”的存在。

在他能触及到什么之前——

“啊!”

被人锤了下头。

——佣兵猛地睁开了眼睛。

定睛一看,眼前哪还有什么“另一个自己”存在?浴缸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腿伸得直直的,也什么都碰不到。

“你是打算睡死在里面然后错过一整个平安夜聚会吗?如果等到那时候再来看你,你是不是就已经是冰块了?”

抬头,换下了战斗服、一身常服的富豪撑着浴缸边沿,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啊?哦、好……刚才做梦了……”

佣兵明显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什么梦?”

“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家伙从浴缸里冒出来说自己叫圣夜……算了不说了。”

佣兵动了动身体打算出来,看到富豪仍站在一边后停止了动作。

“呃——”

“?——哦哦别害羞嘛——嘛我出去就是了。”

“……喂那不叫害羞好吗。”


两人也加入了庆祝节日的队伍。装饰大厅、互送礼物、享用美餐之类,佣兵很快把之前的梦抛到了脑后。

——直到,第二天斯卡哈向大家介绍新制造出的骑士的时候。

外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除了更多出了一对巨大的翅膀。“我是圣夜型佣兵亚瑟”这么自我介绍着。

——更重要的是,他属于富豪的阵营。

“……你怎么不出现在富豪的浴缸里啊。”在大家的一片欢迎声中,佣兵怨念地腹诽一句。

“?”

还被听到了。对方睁着大眼睛向他眨眨眼。

“……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对不对?早就预谋好和斯卡哈一起阴我了是吧?”

佣兵转过头去狠狠瞪身旁的富豪,拼命试图通过杀人的眼神给予实质伤害。

对方只是以毫不走心的“才没有呢”打着哈哈做掩饰。


======================

啊啊又想起来一事,解释一下这脑洞是怎么来的hhhhhhh

……这么一想觉得说“致敬”都不太对……莫非已经进入了抄袭的范畴?

看英剧《一位年轻医生的笔记》,实际上表现的都是回忆,医生“穿越”回去和过去的自己互动什么的w

第一季的画风还很好玩第二季就相当沉重了(

诶我怎么顺带就安利了起来hhhh

评论 ( 7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