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某种层次上的同担拒否。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CB向】每天一杯牛奶

最近都在偏题偏题偏题(

预测明天也要偏题(


美好事物二十题

06 每天一杯牛奶(富佣CB向)

>>>>>>

失眠在过去的佣兵看来是件棘手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在长途跋涉或是经历战斗等有巨大运动量的情况下,他基本上一沾枕头就能睡着。即使是在较晚的时候饮用了咖啡或茶,大概是常常喝得多了,也不太会导致一晚上睡不着。

失眠意味着一晚上休息不好,势必对第二天的行程造成影响。在曾经大强度的体力支出或难度极高的任务时,一旦发现自己失眠,佣兵也会尽力闭上眼睛做个休憩;若是没有用,就只能充分利用时间来给第二天多做预谋规划。总而言之,作为佣兵他讨厌失眠,但又对此无能为力。

——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呢,明明似乎是过得比以前松懈了,却反而失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即使说白天在思考太多的事情,也不见得到晚上会完全无法入睡吧?

夜色越是黑他的思维越是活跃个不停。他试图闭上眼睛,可是从无边的黑暗和寂静中平白窜出的跳跃光斑与嘈杂噪音扰得他不得不猛地睁开眼睛,大幅度地调整睡姿与深呼吸来缓解不适;他试着数羊,可盯着黑漆漆一片的天花板嘴里念念有词的行为不一会儿就令他感到厌倦;他想要大脑放空,却禁不住要想各种各样的事情;破罐子破摔地想干脆不要睡了吧,又担心明天早上万一犯起困来该怎么办。

啊啊啊啊啊难受死了!!!

佣兵猛地从被子里伸出胳膊直指天花板。

“别吵,你别吵,闭嘴,烦死了,让我睡觉!”


>>>>>>

在看到佣兵连续几天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之后,富豪终于忍不住问了。

“别提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晚上睡不着……”

佣兵趴在餐桌上,半张脸埋在胳膊肘里闷闷地回话。那样萎靡不振的样子真让人担忧他会不会下一秒就睡死过去。

“晚上的话我还在忙些财务的事情,可以陪你一会儿。”

“……?”

“来我房间吧。与其一个人睡不着浪费时间,还不如我们聊聊天?”

“哦、哦……好啊……”

盯着富豪的佣兵因为对方罕见地提出邀约而惊讶地直起了身体,对于现状无法把握的迷惑瞬间将他的困意都从脑中消除了出去。

“如果发现失眠了随时都可以过来,我不锁门。”

似乎为了消除佣兵的疑虑,富豪补上了这么一句。


>>>>>>

“叩叩”

“请进。”

这也并不是第一次进富豪的房间。长久以来的并肩战斗,他们早不像最初相识那样生疏,实际上已经相当熟络了。有时候是为了连夜商讨第二天的作战方案,或只是闲暇下来时的一段谈笑,他们互相到对方的房间去串门的次数实际上已经多到有些难以指数了。

两人房间内的陈设是差不多的。富豪正坐在书桌旁处理文本。

“啊、好啊……”

佣兵不知道该怎么开场白。毕竟是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而麻烦到了对方,对方主动给予帮助更让他又感谢又羞愧。

“晚上好。”

富豪仍是一副从容的样子。他站起身,走向书桌的另一边。那里摆着一套精致的瓷具——或许这么说会让人想到艺术品、古玩或是茶艺的器具那类的东西,但其实并不是那般的端庄——放置着蜡烛的小瓷盆上,架着一个相匹配的瓷壶。蜡烛起的作用大概只是加热保温而已吧。富豪拿起瓷壶,将其中的内容倒入了一个玻璃杯中——

啊、是牛奶。

还以为会是茶或是其他看起来非常高档的东西……突然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罢,只是富豪总是显得相当庄重而让佣兵感到“和我不是一路人”、永远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从而忽略了对方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类,也会有一些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小情趣。

——还是说,那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呢?

佣兵不敢猜测。

“喏,给你的。”

富豪将玻璃杯递向佣兵。

“……嗯?谢谢……”

佣兵愣愣地接下,没有急着喝,而只是拿手捂着。

“每天睡前一杯,有助于长高哦。”

“……不管怎么说我也早就过了青春期了好吗。富豪先生请容许我理解为你对我身高的嘲讽,明明只比你矮了五厘米好吗。”

“五厘米也是五厘米嘛——喝了吧,总有好处的。”

睡前一杯热牛奶听说也能有助于睡眠,这是等到事后佣兵才想起来的事情。

——或者这终究只是富豪对于他喝牛奶之爱好的小安利?

佣兵大概永远也不能把答案搞清楚。就像他永远也不知道在庆功会上把被灌酒而烂醉的他抬回去,还顺带完成了脱铠甲、盖被子、准备醒酒茶等整个流程的人究竟是谁——不过似乎本人在事后把醉酒这件事本身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边吮着温热的牛奶,佣兵坐在富豪床的小小一角看着对方工作。

“你每天这么晚睡,第二天不要紧吗?”

“我大概算是需要的睡眠少的类型吧,只要维持正常的作息不要日夜颠倒,精神都挺好的。”

“羡慕嫉妒恨……话说‘需要的睡眠少’这种说法还真的存在啊?”

“大概吧?似乎还存在着完全不需要睡眠的人呢。‘从某个晚上睡不着开始,发现自己再也不想睡觉了;但每天白天的精神都没有受影响’,本人似乎是这么说的。”

“……老天请赐我这样的身体,这样我就再也不会‘失眠’了——那叫做‘我不用睡觉’!”

富豪被佣兵装模作样的表演逗得笑出了声。即使他的头仍然埋在成堆的文档里,佣兵仍然能想象出他满脸溢出笑意的样子。他跟着也笑了起来。


>>>>>>

“啊——今天就完成到这里吧。”

富豪往后坐,伸展了一下身体,象征着他准备就寝了。

“啊、那我就回去了——”

佣兵跟随对方站起,将手里老早就空了的玻璃杯放下,作势就要离开。

“——等等。”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前一秒里佣兵脑海中窜过这句话。每个人总是有自己独立的作息,也有自己独立的事情要做。失眠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所以到了别人该睡觉的时间,终究还是无法陪伴;终究还是要留下他自己,独自面对长久无法入睡的困扰。他并不是因为这个时刻到了而感到寂寞忧伤。富豪已经做得仁至义尽。说实话,他的心中并没有什么波折,即使有一丝被落下的孤寂,也被客观理性与一直以来的所谓“习惯”给掩盖了。

“——你就睡在这里吧。和我一起睡。”

是对方的话让他受到了更大的冲击。

他也不是冰冷的兵器,如果受到他人情绪的感化,他也会有动摇。更何况那是自己值得信任的同伴。

不要一个人扛着了,我会陪你到底的。似乎是在这么抚慰着。

“会打搅你吧?……”

“我自认为还是很好睡的——如果我有打鼾的话,记得敲醒我。”

富豪自顾自地被自己的调侃逗笑了。佣兵还处于无法分析现状的当机状态。

“——如果你一个人回去了,结果还是睡不着,那我陪着你这段时间还有什么意思呢?——那就干脆试试两个人睡会不会有改观,大不了就是你拉着我一起失眠——那我也有机会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能帮你解决失眠的问题啊。”

富豪走近佣兵。

“还是因为会感到不适吗?如果我的想法让你不舒服了,请告诉我,我向你道歉。”

“不、并不是……”

相比自己难受,佣兵对于让他人遭遇窘况更难以接受。

——虽然本意是好的,但是在劝说佣兵这点上,富豪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利用了些对方心理上的弱点。

“一起睡当然没什么问题……如果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的话……”

“真的不会啦。”


>>>>>>

“晚安,佣兵。”

“……晚安。”

黑暗再次将他笼罩了。刚开始他感到意识依旧格外清晰,但渐渐地、似乎异常温暖柔软的被窝催眠他一点点闭上了双眼。身旁来自另一个人的、不同频率的清浅呼吸声驱走了统治静夜的噪音,仿佛幼童时母亲的摇篮曲般,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稳。

终于,能够睡个好觉了呢。

是身边人的原因,还是那杯热牛奶的原因呢?

评论 ( 6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