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一上】最后的最后只记得带着腥味的温热触到唇畔似乎听到了他的呜咽

搭配凛として时雨的《Phase to Phrase》大概会不错?

【想要嘶吼着却又悲伤的曲子,不要韩风,求歌单】

嘛其实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啦(

写得已经和“吃”【不对】完全没有关系了,偏题严重(

就默认上条是被奥帝努斯炸得都不能留全尸,那样的状况吧【只是打个比方


被恋人吃掉了 十题

10. 最后的最后只记得带着腥味的温热触到唇畔似乎听到了他的呜咽(一上)


接吻。

在上条当麻内心一直像是件带着些圣洁意味的、郑重而承诺性的行为。

即使在Galgame里或者是其他什么狗血的小说或者电视剧作品里,这个情节已经能够被称为例行公事而泛滥到令人厌倦的程度。似乎是再正常、普通不过的事了呢,长久了以后也会这么想。

非常简单的动作。

不管大脑有没有占领高地。只要借着身体的一点点惯性,很容易就可以做到。

微微地侧头。轻轻地触碰。或者湿润地含住。再大胆的话,可以做得更出格一点。到了欲望的点的话,再狂热一些也没有什么违和。

大概在很多人眼里的确就是这么不需要经大脑的事情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投射到自己身上的话,发现还是需要经过相当考虑的事情。

因为很重要。不是生理上而是,心理上的。

——像是一种承诺。

对于真正喜欢的人才会做出的、明确表达爱意的举动。如果只是泛滥而短暂的关系的话,即使做更深入的事情,大概也会跳过这一步。


而即使和那个人,也因为羞涩之类的原因而很少有这样的肢体接触。


第一次,大概是首次约会将近一个月以后。

原本在车站分别就好了,对方却反常地要求要陪他回去。

——不得不说一路上,非常没有罗曼蒂克的气氛。相反,倒是生硬得很。找不到什么话题来闲聊,也不会去特意找什么店进去逛。悄悄瞟向对方的视线也不会被接收到,只是像平常一样板着脸的样子自顾自前进。

……

“那我就,回去了啊。“

站在学生宿舍门口,回过身去向对方挥挥手。

“等一下。”

“嗯?”

站定。

对方一步步地走上来。

头凑得很近。没有所谓的身高差,只是从相同的高度的地方,静静地凝视。血红色的瞳仁近在咫尺,瑰丽、奇特的颜色。但那份莫名的压迫感却让他直觉此刻没有细细观察的余裕。

就这样静默着、静默着、静默着。他不敢深呼吸,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移动,甚至不敢眨眼。心跳“扑通、扑通”地,每一声都是那么沉重,似乎要冲破他的胸腔,或者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和战斗时类似的、肾上腺素激增的感觉,是何等的疼痛,又有一种实在的快感。如果下一秒敌人向自己发出攻击,他大概会以闪电般的速度做出反应,并给予雷霆万钧的回击。

——但如果扔出的只是软绵绵的棉花呢?

对方,用难以计数的瞬间缩短了两人之间仅剩的距离。

用双唇做出的袭击。

甚至在相碰的那一刻,他都还没有什么实感。干燥的、温度相似的嘴唇,如果没有施加什么压力,大概和碰上白纸的触觉也相差无几。

但随着对方捏住他下巴的手指,和加重的力度,他感到之前飘忽到空气中的意识在瞬间都吸附回来了。顺带着,意识到之前因过度紧张而忘记了摄取氧气。

他闭上眼睛。

为何会带上了愉快的味道呢。

如果唇瓣没有被夺取控制权的话,他大概会笑出来。

希望再持续一会儿。希望感受更多。希望不要就此结束。

懵懵懂懂地回应。

被摩擦。被湿润。仰起头。伸出双手。轻环对方的脖颈。

温暖的。幸福的。

第一次接吻。


他闭上眼睛。


他闭着眼睛。


他。


——睁不开眼睛。


从睁了太久不曾眨过的双眼中落下的,生理性泪水。

明明应该是悲痛到快要死去的程度的,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这样而已啊。残了就残了吧,死了就死了吧,不都是既成事实了吗。反正什么都不能做,何必再去费劲动情呢。又不是我疼,为什么我要难受啊。

连个表情都没有力气去摆。


不知道哪里去了的肢体。

被血污模糊了的黑发、脸、身体。

什么都已经,不完整了。

那副身体也好——

自己的心也好。


被小心地碰触,就会不禁想要扬起来的唇角。

如今再怎么刻意地有含或抿的动作,都不会再做出反应了。

一边持续着,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主动的行为;一边妄想着能够得到生涩可爱的回应。


“喂,起床了啦。”


从来都只会以各种粗暴的方式将对方从床上拖起来。


此刻期待着以更轻柔无觉的方式唤醒再也不会睁开眼的人。


“起来啦。”


“快起来啊。”


“……快起来啊。”

晶莹的液体在瞬间,全都决堤而出。

快要弄不清为什么要流泪。只知道,流泪了、流泪了、流泪了。


冰冷的。凄凉的。

最后一次接吻。

评论 ( 5 )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