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目标是产出自己也吃得进的粮。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CB向】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明明写的应该是文艺风却在听风格完全不对的歌……我有不好的预感(

关于设定:

我并不知道英国(现代)是怎么样的上课方式……应该是和美国一样吧?想当然就套用上去了。

虽然我觉得乖离故事本身就并不像是在英国(

用的背景是高中。就是老师有固定的教室,学生选什么课就跑去教室走班,完完全全的走班制,有点像大学?有时候会有自修课,这时候会安排大家在一个教室里由老师看着自修——虽然我是非常希望可以去图书馆自嗨【不对】的hhhhh

于是就让“他们”去图书馆自嗨吧!!!!【喂

另,现实中课程挤得很紧完全不存在午休嗯(


文艺三十题

07 图书馆窗边书架后(富佣CB向)


>>>>>>

上自修课的学生们该何去何从呢?

其实原本是只有一个选择的——呆在专用的自修教室里由老师管着,默默做自己的事情。但实际上由于人群聚集,窃窃私语声不断;如果遇到熟人,也会不知不觉中相互攀谈起来(或者是被迫回应)。实际上不管是阅读还是完成书面作业也好,效率都是非常低的。

所以富豪自身开辟出了第二种选项——去图书馆。其实本身瞒着老师去图书馆,实践层面上也是可行的——当然就会被当作旷课处理——但他可不想因此在学分上留下不好的痕迹。于是,富豪试着走了一下后门:利用自己的名声——或者说是父亲的名声,再加上自己一直以来各科目名列前茅的成绩,以足够的礼节与郑重的语气,向值班老师承诺自己“只是去图书馆找个安静的地方自习”,有超过九成的几率都被允许“钻这个空子”。

人对于自己有好感的人或物总会或多或少地有类似“包庇”的行为。因此讨人喜欢的人靠着人情大概就可以走遍天下吧。当然这还是要看程度的。

——虽然经济和政治才是富豪感兴趣的领域,但是他认为读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勘破人群的思维,了解他们的消费需求与消费动机,才能从中发掘商机啊。

但他也没有太多“耍心机”的意思。了解几个小心理效应、做些小伎俩或许能锦上添花,但不见得能“雪中送炭”。他依旧坚信足够的实力——无论是经济实力、产品质量,还是商业头脑,才是真正决定胜负的因素。

——“作为商人,你们经商时究竟有没有带上真心呢?那种‘我们做这个产品终究是为了消费者权益’的真心?”

脑海中忽然滑过某人的问句。

……有没有呢?

懵懵地将给不出答案的疑问抹去,富豪一边打开了上次未看完的心理学书籍。他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光线比较好,离大多数人也远一些。

——那人的话,大概认为答案应当是肯定吧。


>>>>>>

佣兵作为一个里里外外看起来都是个体育生的学生来说,实在不太能和图书馆联系起来。

当然图书馆里其实也是有相当大量的杂志的。而看体育类杂志,翻翻其中有没有自己喜爱的球员、关于某场赛事的时事评论之类,其实是大多男生都会做的事情。另外科幻、魔幻小说,也是炙手可热的一类书籍。

大部分人对于半生不熟的人的了解,基本上都呈现一个“面”的状态——每个人都只有一种颜色,都只有一个大特征——例如富豪就是注定要成为商人或者政治家的人,而佣兵就会是个以竞技体育为生的人。但是实际上,每个人都是由多个不同的面组成的——面越来越多而细化成更细小的“点”,而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人。形象点说的话,就是像素之间的差别吧:认识得少,就跟马赛克似的;了解很深,那就是高清图片。

——“说不定我以后去服役呢?”佣兵曾这么不走心地反驳道。

实际上佣兵在此之外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相当喜爱探究人与人关系之类的东西。人与人之间,为何会有好感,为何会厌恶,在什么情况下会滋生怎么样的情绪,进而使之间关系发生怎样的变化……这样的探究让他着迷。

大概是幼年生活环境的影响吧?家境贫困又子嗣众多的家庭,总是呈现着一种喧闹的状况;勤勤恳恳、时常温柔,但在烦恼时也会严厉的父亲;温驯而柔弱、心灵手巧的母亲。作为家中次子的他,大多数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都被兄长担去了;体力不错的他只是会多帮母亲做些家务;因此在这虽嘈杂却足够温馨坚强的家庭中,有足够的余裕观察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交互。

——但是他想看的不是那种感性过头的心灵鸡汤,也不是在女生之间风靡的“星座、血型决定性格”似乎不怎么靠谱而比较富有娱乐性的理论。还有什么“夫妻和谐的心灵智慧”、“阳光人生的交友之道”之类,虽然听起来非常具有实践性,但太过大光明的书名反倒给他一种阴险的、不怀好意的感觉——大概还是会被灌些没什么用的鸡汤吧?

想要更加深层、也比较理论性的东西。在老师的引导下,他决定来学校图书馆查阅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

——这节课刚好老师说到图书馆里,借用图书馆的活动角以及丰富的文本资源来上。趁着刚上课大家或许还没集合完毕的混乱,他忙里偷闲来这里试图先找本书借回去慢慢磨。

选哪一本好呢……书名倒是都相当直截了当地说自己介绍的是什么类型的心理学,但是就是因为一点都不了解才会完全拿不定主意啊……

心里念叨着一边半蹲下来一本本找的时候,透过书与书架顶的空隙,看到了书架后有个读书的人影。

——卧槽。

在瞬间认出了人影之后,佣兵差点就破口而出。

虽说金发不算明显特征,留长发说不定也不是一个人……但是那刻意戴上的袖扣,无论如何也明确昭示了其主人的身份。

真不想遇到,还是悄悄溜走比较好吧……希望同班的不要看到他也在这里就好了……

本想再多挑一会儿书的心情瞬间消散无踪,佣兵恨不得扒开腿就跑。

——现在如果再撞到一起,会很麻烦吧。因此,千万不能和他打照面。


>>>>>>

一个学校,总会有那么几个话题人物吧。因为学习成绩长居年级第一、在各项活动中露脸很多、学生会主席的身份、或者是某位老师甚至校长的子女……而如果其中的任意两个人有一丝一缕的联系,甚至相互有密切来往,渐渐地就会被旁人看来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八卦就是这么回事嘛。狗仔队也是因此而生的嘛。

佣兵和富豪在进入同一所高中前就相互认识。平时虽然不算很有共同话题的挚友,但总还能算是不错的朋友,在诸多活动里也会互相给对方多一些关照。

——佣兵一直都认为这样的关系挺正常的。而且再平常不过了。

直到偶然在社交软件里看到歌姬转发的段子,对于佣兵来说完全是一记闷雷。

一直以来都没有看到过,大概是难得手抖忘记限制联系人了吧,还在删除之前被自己看到了。

与其说是段子,这篇幅也快能称得上是一篇文章了。开头是平常的校园日常,然后他发现主角是他和富豪。

——非常莫名其妙。他们之间完全没什么,为什么会有这许多脑补?

渐渐出现了自己和富豪怎么都不可能说的话。不符合他们俩的行为作风。

然后剧情开始一点点“走偏”了。但是又足够老套狗血,恶俗到他能够预感到接下来就要发生什么——

他一下子把手机关掉,扔到了床上。

他大概能猜到后面是什么。即使不是,他也不会再看下去了。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标题里那个隐晦的“肉”是什么意思。


>>>>>>

冷静下来之后,佣兵决定问问歌姬是怎么一回事。

截屏都在,证据确凿。佣兵从未感到自己有像此刻这么精明过。

——像那个人一样……

啊、恶心。

瞬间反胃的感觉让他全身都不适地抖了抖。

歌姬的聊天框那边迟迟没有回应,反倒是盗贼似乎带着些幸灾乐祸地来道出事情原委了。

——大概是歌姬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告诉他,询问了盗贼,反而让她起了兴致来看好戏了吧。

“佣兵原来你都不知道啊?‘地下’关于你和富豪的文可不少哦?你们可是目前校内CP里最火的啊!!(虽然攻受至今争执不下hhhh)啊、CP就是couple的简写啦233”

——不管从哪个层面来说,这几句话的信息量都有点大。


>>>>>>

在第二天放学,佣兵找到了富豪。

虽然他很不想再回忆这件事情,但还是应该和对方挑明。起码确认一下对方是否知道这类事情。

“啊、我也是不知道呢……”

要说风声的话,富豪一直以来也发现不少,只是带着“清者自清”的想法将其刻意忽视了。

“好尴尬啊……我觉得现在和你相处都不自觉地有点不舒服。虽然说跟你没有关系……但是毕竟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啊。”

“那佣兵。你对我有那种想法吗?”

“……嗯?”

佣兵花了点时间来拒绝对方话里的严肃程度。

“那种想法,超越友情,甚至上升到爱情的想法。你真的像他们写的那样、有吗?”

……什么意思?这样的问法,是认为我应该有还是没有?或者说是期望——我有、还是没有?

佣兵不禁皱起了眉。

“当然是没有啊!!你难道认为我有吗?!!”

对自己视作朋友、兄弟的人,有其他异类的想法,是不义的。佣兵一直以来都这么认为着。并不是不能有,而是一旦有了,就应当好好地跟对方交流。闷着不说、独自暗恋算什么意思?给予对方起码的知情权与选择权,好好地道明“喜不喜欢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这才是男子汉该做到的事不是吗?

富豪模糊的态度令他惶恐。那样模棱两可的问句,让他分辨不清友人究竟是什么想法。富豪究竟对他是怎么想的?他开始无法确定,也恐惧着去确定。

虽然将异类的想法隐秘在心中不说的做法是被他唾弃的,但那毕竟是自己的朋友,也不想就这么武断地归类为懦夫或是小人。

——对于有好感的人事物,人总会有或多或少类似“包庇”的行为呢。

所以遵循着内心说出真实想法的自己,害怕听到对方与自己不相符的答案。害怕见到对方失望的表情,一向勇往直前的佣兵在此刻变得畏畏缩缩。

他罕见地选择了逃避,逃避面对真相。

——再也不要碰见对方。不管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都不要知道。


>>>>>>

其实富豪在问那个问题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太多。

只是想要理性客观地引导一下佣兵,好好把这件阻碍他们正常朋友关系的事解决,不想却因为“太理性”而反而被对方误解了。

你究竟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呢?反正我没有。如果都没有的话,又何必庸人自扰呢?人家脑补是人家的事,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维持原本正常的朋友关系,一点问题都没有不是吗?

自己作为没有看到原文的人,大概也是比较能保持冷静的原因吧。对方在前一天晚上刚经历过心理上的大波折,情绪没有平复,思考也不够冷静,应该无意识中还被文章的内容给带跑了吧。

——直到一段时间之后,双方终于都交流清楚了,这块坚冰好不容易才消融。

“啊好蠢啊——简直不堪回首——!!”佣兵捂着脸一边笑一边大叫,耳尖都因窘迫而微微红了起来。

“嘛嘛——我也有错嘛。不说清楚反而先来问你的想法,让你惶恐也是情理之中啊。”

人总是有从众心理的,希望和身边的人步调一致而获得于人群之中的归属感。而对于他们这样的朋友来说,如果相互之间对对方的想法有差异,大概朋友是真的没法做了吧。

总之,一切都归于平静,也回复到往常。


>>>>>>

“说实话富豪,对此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认为这世上总是存在着真正良心的商家的。”

“啊?你在说什么?”

“回答你的问题啊——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的而已。”

“……就现下这个呢。”

“腐作为如今年轻人中的一大文化元素,当然是避无可避的。”

“很巧妙地回答了问题又‘什么都没有回答’呢……虽然我是想问你个人的看法而不是陈述客观事实,但是估计你是不会回答了吧。”

“果然够了解我。有想法以后跟我合资创业吗?”

“不是都说朋友亲人之间不要做生意伙伴吗,人情和绝对的利益是没有办法相度量的东西,两者只能选其一做啊。”

“聪明。”

“……耍我呢?”


=============================================

虽然我完全不是行星饭但是今天听着《Drop That》似乎有点洗脑……

写出来的东西以外多到爆炸却粗制滥造请不要打我务必去打他们【大雾

虽然写着写着就变成CB向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要打我的(

——盗贼:“啊、CB就是combination的简写啦233”

每天都要花那么久来写文……我的时间到底都去哪里了qwq

评论 ( 2 )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