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彻彻】虹

默默地空掉了一天(

预感到这会是一篇与题目没什么关系的文(


文艺三十题

04 虹(彻彻)


>>>>>>

“诶——彩虹呢。”

身旁的少年略带着惊讶——又并非格外惊讶的、糯糯的嗓音感叹着。

“第一次见吗?”

“是呢。虽然在教科书里是看到过很多次了……亲眼所见这是第一次呢。我们那边的话……大概是因为光污染之类的原因吧?”

本应身处第十七极东帝都管理区的、名为风澄彻的少年,如今正与边境S的、同样名为风澄彻的人,并肩。


>>>>>>

这次不再是Time Keeper的险恶用意了。反倒是白彻冒着风险,在那群人的眼皮底下再次将他带到了那人的世界。

可爱的、自由的、欢笑着的孩子们;在残垣断壁间建立起的、隐蔽而坚强的住所;与废墟、建筑垃圾相依存的、清新的田园;一片荒芜之下的、却比自己的世界更加鲜活的、生命与思想。

——无论哪一项都非常令人向往啊。

“还是觉得你的世界更好吗?”

漫步在这个不再算陌生的世界里,身边人貌似漫无目的地询问着,其中的意味却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彻。如果将我带到这里就是为了将我说服的话,还是——”

“呃、!!!!!!!!”

被狠狠地推到了墙上。

后背砸到水泥墙的冲击猛烈地搅合着五脏六腑,一瞬间的天旋地转让他反胃到都要呕吐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带你看了那么多、那么多,你明明知道我们的世界比你们的世界要更加好!!!你明明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坚持!!!”

在旁人看来,过于突兀的暴怒。

对于边境S的风澄彻来说。智慧、敏捷与同理心让他成为领导者,而面对敌人时的愤怒与仇恨,成为他的力量源泉。

这就是要成为领头独狼的家伙啊,和他不一样。即使是同一个人,也已经被自己所在的世界之规则,磨灭到丧失了一切反抗的意志。大概永远就只会逆来顺受了吧。即使面对来自另一世界自己的、生命的威胁也好,或者身心上不断的压迫与虐待也好——


>>>>>>

再怎么说这个世界的好,也终究是片面的。即使这里有着他可望而不可即的自由,但同时也缺乏着他眼中必须的规则与秩序。

没有秩序来进行合理分配,而仅仅是靠着武力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话,我们大概和野兽没有什么不同吧?

——这么说来的话,那个人,即使口上说着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实际上在用自己的双手开创一片违背生存法则的天地呢。他的“巴斯蒂安”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孤儿们提供庇护所,在这个需要靠武力与其他强者——或许是成年人——抢夺资源与地盘的世界里,凭自己的力量为他们争取一份本不存在的、存活下去的希望。

——果然,因为他们终究是同一个人呢。在一副依存世界法则而生存的皮囊下,永远都存在着无法改变的、称为本性的东西。

“……不是这个世界好。是你在让这个世界变好啊。”

身体的全部力量仿佛都被抽走,双腿颤巍巍的快要支撑不住。肩膀被按在了墙上限制住动作,对方贴近的身体、来自上方的凌厉视线充满压迫感。他只能尽力弯曲双手,攀上对方的手臂。

——是啊。只能够逆来顺受的自己,再怎么样被虐待都不懂得反抗。

“不管是什么都好……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是不接受?”

——不想看到对方那副痛苦又责难的样子。想吻上他的脸,抚平他的眉间,怀抱着他,平静地将一切道白。

“……我希望的,是两个世界都可以存活。牺牲我的同伴们而唯独成全你们的世界,我做不到……即使你让我相信你们的世界更好,甚至承诺能将我保全,都不行。”

一直以“渴望与他人无异”给自己打着标签的少年,为了守护自己的世界,为了守护另一个平行的世界,却能有足够的力量。

被压制住的双肩在刹那被松开,失去了支撑的他沿着墙滑落到地上。

“既然这样,你就走吧。回到你自己心心念念的世界去。”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不愿与我一试呢?”

“滚吧!!!!”


>>>>>>

边境S的风澄彻,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

和自己爱着的人们、自己爱着的世界在一起,度过这一生,就是他人生的圆满。

所以只想独独留下那个世界的自己,而不去管另一个世界的死活。

——太过的爱憎分明。因而太过温柔,也太过残忍。

没有多少余裕的生活,让他在能不冒险的时候便避免冒险。运气是依靠不得的,能信任的只有实力——否则,结局只能是粉身碎骨。

他没有信心让两个世界都存活下来。对抗Time Keeper让那个人能够与自己的世界一同存活,是他所能冒的最大风险。

而对方,要拉着自己一同在悬崖上走得更远。

——那一刻,他犹豫了。


>>>>>>

等到很久以后。

所谓的很久,是第二次时空越境作战早已结束,两个世界止住了融合的脚步而维持平行的状态,各自为政了几十年的时间。

他们尽力争取了他向往的自由。如今的世界相比曾经,终究是如他所愿,带上了更多生命的味道。

——只不过这一切,都不能让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看到了。

除去无法计数的物质损失与生命陨灭——永远的平行,是他们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呐。”

“这里,如今也可以看到彩虹了呢。”

只剩他遍体鳞伤地独自一人,望着天空平静地喃喃。


===========================

照理来说最后应该是扯一段自己设定的世界观的,但是担心历史政治都不过关这种事还是不要干比较好(

更烦恼的事情是本来应该昨天写的当时设想是一上,结果也想越觉得没法下手写(

被河马的世界观束缚得很厉害啊,是时候像富佣一样写AU了【喂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