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似乎总是看冷作品喜欢冷角色萌冷CP,我能怎么办啊感觉自己也很绝望hhh
努力着希望能写得更好画得更好Q^Q

产粮CP:
【魔法禁书目录】all上(目前只产过一上土上)
【乖离性百万亚瑟王】富佣
(大概是因为我是阿部敦粉丝的原因)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每日一题】20160123(第十八天)

今天的配餐是supercell的My Dearest

(当烂尾已成为习惯)


文艺三十题

03 夏与蝉与风铃(富佣)


>>>>>>

富豪推开小店的门——

清脆的风铃声响。


>>>>>>

好容易将一个上午熬完了,才盼来了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啊——已经是夏天了呢。有时候富豪会这么慢半拍地感叹道。

夏天还是冬天,对于一个全天窝在办公楼里的上班族来说差别不大。反倒是夏季要晚下班半个小时,实际上更让人厌烦起这个季节来。

——但是即使如此,回家的时候天也还是亮着的;相比冬天里已沉下夜幕的天,总是心里舒坦点,这么想,这个季节还是不错的。

一边想着些有的没的,富豪来到了公司旁的一家小咖啡店。

虽然空调房很舒服,但他不想养出空调病来也不想做个好吃懒做的猪头,既然有休憩的时间还是出来逛逛比较好。

——虽然因为找吃的(午饭)才是目的,没走几步就还是要坐下来了。

这家店其实他也算是常客了。明明开在主干道上,店面也小,偏偏每次到的时候都是一副人迹罕至、冷冷清清的样子。安静的气氛固然是他所好,但也会担心着这家店会不会有一天因为销售额太低、撑不住而倒闭。虽说是称作咖啡店,实际上也不能如此武断地归类。该说是饮品店吧?职员喜好的咖啡、年轻人喜好的奶茶、果茶类其实都供应着,旁边还有些瓜子、饼干、牛轧糖这类的小食拿来售卖;实在想要找些什么填肚子的,简单的三明治也有,价格也相当公道。

腹诽着“这样的店怎么会没有人来呢”一边推开了门,“叮铃叮铃”的声响突然从耳边落下。

咦,门上挂了风铃啊。新物什嘛?

——伴随着这个玻璃风铃一同降临的,是店铺里陌生的棕发青年。


>>>>>>

“您好。要来些什么吗?”

看到富豪走进,柜台旁的青年立刻招呼了起来。

“嗯。一杯卡布基诺——”

“要加糖。”

“要加糖吗?”

两人的言语撞在了一块儿。

(啊,是熟客啊。)

(作为年轻人,挺老道的嘛。)

在下一秒的寂静里,两人的脑海里分别窜过了这样的想法。

“好。那么还要些什么吗?鸡肉三明治?或者我们这里的曲奇饼干也可以看看。”

“鸡肉三明治来一份吧。”

“好的。这里吃吗?”

“对。”

在应答富豪的同时,青年已经制作了起来。这家店里没有用全自动的咖啡机,大多数的工序还是要靠手——这也是富豪欣赏这里的一点。在这个现代化如此发达的时代,却依旧有些依靠着所谓“手艺”混饭吃的地方,观察他们的工作,是一种艺术、一种生活的情趣吧。

青年取下咖啡机上的其中一个马克杯,摆到咖啡机指定的位置。从研磨咖啡粉开始,将粉倒入装置、压平,等待咖啡机烧水,煮出浓缩咖啡;一边用蒸汽管打发奶泡,没有多余的观察、犹豫的动作,似乎对火候很有信心的样子,就这么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所有工序。

——最后的,拉花。

完成得很好啊。最后拉出的松树花纹也非常有样子。富豪一边在心里大加赞赏着,一边从对方手中接过温热的马克杯。

“小心烫啊。”

——还以为是新手呢。没想到非常有经验的样子?


>>>>>>

既然还有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消磨,那就干脆找人家搭搭话吧,反正这个时段也没有人的样子。作为这里的常客,富豪倒是有足够的底气对这家店“指指点点为所欲为”。

“——之前我没见老板娘招过别人啊,似乎都是她自己看店。”

“啊?哦,这个啊——”

从略显尴尬的气氛中回过神来的青年,支支吾吾地解释着。

“我怎么说呢……算是正在完成‘漫游全国’的目标吧?偶然来到这里,觉得这家店气氛很好,和店长解释了下情况,人家就很好心地接下我了……因为我之前在别的店里也有过培训和实习,也算是有从业经验的,这大概也是因素之一吧?”

——怪不得刚才做起咖啡来那么流畅。

“门上那风铃,也是你挂的?”

“是啊。这店里本来人就少,我觉得特冷清的样子,挂上点会‘叮叮’响的东西,也算给店里增点灵气吧。店长也说没关系,所以就挂了。”

“才不冷清呢,门外蝉声很响哦?”

“诶?店里门关上了听不到嘛——”


>>>>>>

“——喂喂,不要以为做咖啡什么的很简单啦,这里可是有亲身经历的人哦?”

渐渐熟悉起富豪的青年,也变得健谈了起来。

“光是咖啡就有那么多种类,每种里步骤、材料、配比都会不同,记起来很麻烦好嘛?有些连锁店里还总是会更新新品,大脑里的数据库可是不断在更新的啊——把手练熟也要花很久嘛,训练的那段日子里做坏了的咖啡不能给客人,一开始觉得扔了可惜会留给自己喝;后来失败品堆积得实在无法承受,只好一股脑子全都丢掉了……”

“那花的又不是你的钱?”

“那也是钱好嘛!”

“——我觉得其实奶茶店也很厉害啊……要记的东西比咖啡还要多得多了,工作强度也要更大……如果要再加上外送的话,我大概会忙炸掉。”

“我可以提议老板娘让她把外送服务发展起来了。”

“喂……”


>>>>>>

第二天。

风铃依旧乖巧地挂在透亮的玻璃门上。

推门进去的时候,柜台后面坐着的却是老板娘。

“诶,今天——”

“咔嚓”

富豪愣愣地转回头。身后,棕发的青年放下单反,对他呵呵地笑。

“嗨,今天你也来了啊?”青年亲切地对他挥挥手,当作打招呼。

“嗯?什么状况?”富豪在两人之间来回张望。


>>>>>>

“昨天有些事出去忙了,所以就拜托他一个人看店了。”

“让我这么个‘新手’全权管理你的店,还真是信任我啊店长桑。”

“你不是做得挺好?而且你也不是新手了吧?”

“虽然都是实话没错……但是就这么相信我的一面之词果然还是相当值得吐槽啊——”

“——能不能不要把我晾在一边自己嗨起来啊,你们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不久的人吧?”

富豪表示无力。这两人相性怎么那么好?

“所以今天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店长在看着店也没我什么事,我顺便就帮她拍些店里的照片,或许可以拿来做新一轮的宣传什么的。”

“年轻人就是很有想法嘛,电脑、网络什么的也很会搞,我就由着他去了。”

不老板娘你目测没和我差几岁请不要和人家摆出一副祖孙俩的样子好吗。富豪内心的吐槽快要无法遏制了。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

“好吧我不管你们了好不容易再跑到空调房里我可不想因为跟你们纠缠搞得跟在外面一样热——我只想要杯冰咖啡,总行吧?”

“今天我们的‘随便来点’很有想法的哦?要不要试一试?”

“就你现在这样脱线的状态吗?我拒绝。虽然价钱比冰咖啡便宜但是——我拒绝。”

“随便来点”,顾名思义就是——随便来点。花不上不下的价格,让店家随便给你做杯什么。可能是店里现有的品种,也可能是临时脑洞大开瞎混的产物——赌上可能性,就是其趣味所在啊。当然其实是很看运气的东西比如说今天天气怎么样店家有没有遭遇什么坏事心情不好——还有一大因素,大概就是看脸。

完全就和打怪时候挨攻击是一个道理嘛,挨几下攻击减血又是多少,完全就是看脸。虽然防御高的他有时候会开嘲讽让攻击专门朝自己打——那属于特例。

“所以原来你是摄影专业吗?”

“并不是啦,只是兴趣而已。”

“那你——”

“咔嚓”

打断了富豪的提问,青年对着他就是一张,再将单反放下来没心没肺地笑。

“……喂。”无奈脸。


>>>>>>

夏天,在迷迷糊糊的虚度中也就要过去了。

在逐渐稀疏的蝉声中,富豪再一次推开小店的门。门上挂着的风铃还在,“叮叮当当”地响。

“中午好——咦?”

老板娘依旧安安稳稳地坐在柜台后,却没见那棕发少年的身影。

“那人呢?”

“嗯?你说我招的那人吗?”

“是啊?”

“走了。”

啊、走了。

“有点……措手不及呢。”

“是呢,刚开始习惯多出一个人,马上就说要走了,感觉有点残忍呢……嘛年轻人就是能够无拘无束地四处闯荡嘛!!——”

够了,好浮夸。不过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到头来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有些讽刺呢。

“啊、对了,他有些东西说是要给你的。”

店长从柜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递给他。

大概不是什么太重要或是郑重的东西,信封并没有封起来,而只是微微地折了一下而已。

——有些厚,又硬邦邦的。

他取出来,是一叠明信片。

一张张翻看起来,都是青年拍的、店里的照片。窗台上映着温暖阳光的多肉;拿黑板粉笔写出来的菜单;店长开朗的笑脸;冒着热气的拿铁;搅合了冰块的珍珠奶茶;层层叠叠的三明治……

——还有富豪毫无防备的表情。

不知不觉已经翻到了结尾。

关于自己的照片,只有两张。后来青年再也没找到机会“偷拍”他。

这么说来——

最后一张。

青年低着头,默默摆弄手中单反的侧影。

那是自己作为“报复”而偷拍的,依稀记得后来发给过店长。

“既然有,就顺便印出来咯?也算作为‘我曾经存在在这里’的纪念什么的!”

在倒数第二张明信片里,青年干净的字迹这么记录着。

“想到‘蝉也都是要在夏天死去的’什么的……虽然和我的离开没有什么关系(”

“小小心意,稍作纪念,别太放在心上啊?”

“我去继续我的旅行了,祝工作顺利!”

署名?没有。只有精确到分钟的时间记录。

什么啊……结果还是不知道名字啊。

“说实在话……你知道他叫什么吗?”富豪转回头去问老板娘。

“啊我是看到过的——他给我看他的身份证的时候——忘记了。”

“……好吧。”我不说话了。


>>>>>>

这一切,都只像是一场梦一般。

——夏天的存活,会不会也只是蝉的一场梦呢?他突然这么想到。

但是梦不停止,步伐也不会停止罢。

不知道的某个世界角落,曾相遇的那个青年也踏着稳健的步伐、一往无前地前进着。


===================================

关于店长……我是想到斯卡哈的不过——大概是OOC的吧orz

评论 ( 8 )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