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似乎总是看冷作品喜欢冷角色萌冷CP,我能怎么办啊感觉自己也很绝望hhh
努力着希望能写得更好画得更好Q^Q

产粮CP:
【魔法禁书目录】all上(目前只产过一上土上)
【乖离性百万亚瑟王】富佣
(大概是因为我是阿部敦粉丝的原因)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每日一题】20151204(第六天)

“不可说”十题

1 说“喜欢你。”(CP×2)

(富佣)

佣兵只是不情愿直接告白出那样的字眼。

有这样的想法:人的感觉就应当只放在心里。一旦以具象化的语言将其描述出来,那种感觉就会变得空虚而不真实。说完“我喜欢猫”,这种情感被倾倒出来,内心就选择将其放弃了——对于猫的喜爱就会削弱。反之同样,说完“我讨厌百合花”,那种厌恶感便会减弱。

这丝毫不意味着佣兵缺乏“喜欢”这样的感情。他很喜欢小孩子,喜欢雨后湿漉漉的空气与青草的气味;喜欢挑战自我的极限,喜欢战斗中挥舞长剑带来的畅快感。

——对他的同伴,那金发的男子,有着喜欢的感情。

别把这当作一个单相思的故事。佣兵与富豪已然是公开的恋人关系。当然,基于他绝对不开口的行事作风,提出的人毋庸置疑是富豪。

所有的情感,在佣兵看来都是无法用语言准确形容的。他难以说明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相比甜蜜,他感受到更多的是信任与可靠。能有一个完全相信、托付后背的同伴在他看来实在是人生之幸运,“能够一起战斗”这一想法带给他的愉悦感远超于“能够一起生活”。

对于终日穿梭于生死,经历每一场血液迸发的战士来说,那份用身体和行动表现出的信任,已然是超越一切的承诺。胜过所有甜言蜜语,只在一个眼神交换间便一览无遗。

——任何感情,的确是可以不依托话语而完整地传递的。


(一上)

依旧一天天地,持续着他们冷落疏远的所谓“同居”生活。

有很多行为,重复多了之后就会到不需要意识控制就能够完成的状态。比如说每天上学的路,即使全程低着头看手机也基本不会走错;或者人还处于刚起床的迷蒙状态,却按照正常的速度把一系列洗漱动作都顺利完成了。

上条当麻也正处于类似的状态之中。一边大脑放空,一边手上的动作不停。无论是洗、切、翻炒、放佐料,所有的动作都恰到好处一气呵成,完全不像出自一个正神游天外的人之手。

也并不能说他是在大脑放空,更恰当的应该说是“麻木”了。即使会时不时地经历源自暗部的各种危险,或者是有时候心理上的次次重击,当长久了之后,无论哪一项都显得司空见惯而逐渐厌烦了。

无趣的、一成不变的生活。

在这个被黑暗蚕食的世界里,找不到为之战斗的意义。不再是为了拯救某人,也不再是为了消灭什么,而只是为了能够苟延残喘再博得多一秒的呼吸。他的身体素质和格斗技巧决定了他总是能够存活,可意志的迷失让他的生存也失去了涵义。

身后不远处传来防盗门的密码锁被打开的声音,一阵缄默后又是一声关门。上条选择将其忽略。

在他仍埋头对付鸡蛋的时候,身后的人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了。一丝血腥味搅乱了空气,在场的两个人,衬衫却都白到晃眼。

——那人继续走近、走近,然后突然从背后拥上他。

上条愣住了。

手上的动作被迫停下了。如果在平时,他一定会在心里暗暗吐槽“一方通行你偏要这样浪费我的心血和宝贵(并不)的粮食吗。”可是现在做不到。甚至渐渐弥漫出的焦糊的味道都并不能被他察觉到,所有的意识都用在了关注另一件事上。

他曾警告自己说他们只是纯粹的利用关系。他曾以为自己之所以存在于这间屋子里,只是对方为了“工具能够随取随用”的一种软禁方式。暗部奉理事长的命令生擒他,脱离暗部的一方通行让他来到自己的住所,表面是保护了他,但另一方面也是将他作为要挟的筹码,以保障自己的安全。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想法。但一直以来他都在拼命否定其可能性。

一方通行将头埋在他颈项间,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气息拂过他裸露而敏感的皮肤,引起他不自禁的细微颤栗。

对方将双手环抱得更紧了。他想要说什么,张开了口,话却停留在了唇边。

他最终选择放下锅铲,将手抚上自己腰间的、对方的手。他苍白地惨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对他背后的那个白色男人,还是对他自己。


===============================

用动作或者其他声响来代替语言真的超好玩的w

如果不给标准答案的话,动作、声音和物质等各种东西结合起来能表示无数种意思。每人都能得出自己独特的答案,这种自由度极高的形式特别喜欢w

↑以上是三次元刚结束学校里肢体剧训练的某人的总结语【不对

这里来说的话……不同的CP对于相同的内容会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吧。还有具体的世界观、环境、人设等各种各样的因素都在使这个具体的行为发生变化……超高的灵活度什么的就是觉得很好玩w

虽然大概自己并不能写出来就是了orz【喂

发现久了之后也会开始在意每篇的字数了……心塞【。

评论 ( 3 )
热度 ( 13 )
  1. Lancelotios猫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搞基性百万亚瑟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