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魔禁开始了可我毫无更新灵感(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上琴】【上茵】【一上】【土上】用尽全力想追随你,最终却无法并肩前行。

想试试看可以坚持多久……

然而明天就是周一了不会一天就断了吧qwq


>>>>>>

虐文三十题

2 用尽全力想追随你,最终却无法并肩前行。(all上all)


(上琴)

虽说每个人本来都有个人的生活,也并不存在永远并肩前行这样的事。

但那个家伙看起来总是更胜一筹。即使自己已经面对过那么多危机,甚至亲手完美地解决了大部分,但那个人还是更胜一筹。

——从对方将自己从一方通行手中拯救的那一刻,就注定这样的结局了啊。

各种意义上永远无法战胜的家伙。无论是正面的对决也好,一场街道上的偶遇也好,那只带着神秘能力的右手,还有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自己都毫无办法。可平日里觉得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却又在对方认真起来的时候被他的气场吸引得移不开眼,这家伙在这点上真是令人惊讶。

——可终究还是落下太多了,对于这个扛下一切只知道一人承担甚至独自解决的家伙。拖着带伤的身体去与学园都市的第一位战斗,将失忆的事保密到身边的所有人都不知晓,在第三次世界大战里那样莽撞地放弃生的希望。无论哪一件,都无法理解。明明是只剩那么短时间的记忆的家伙啊,为何还是追不上呢。

即使说了要并肩战斗,还是会可恨地、个人英雄主义一般地、独自面对最后的危机。至今仍然无法想象他在与奥帝努斯战斗时经历过什么——他人都无法想象而他却全都熬下来了,这就是这个人的强大之处吧。

令人无奈的家伙。但目送他不断前进的背影,大概也是一种幸福吧。


 (上茵)

当麻总是这个样子。明明只是去上学,不想却连晚饭时间过了都还没有回来。最后——可能是深夜,可能是第二天早上——一身伤地回来,或许会带回个新房客——或者青蛙脸医生会打来电话(虽然这需要尝试几次我才能接听成功)告诉我去医院看当麻。

真是太过分了。总是吃不到当麻做的饭,一个人在家也真的很孤单啊。斯芬克斯和我都在家里等着当麻回来,这次为何那么晚还不回来呢。

自从和当麻一起生活开始似乎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已经习惯了——那是因为看到对方平安的样子,虽然总是缠着一圈圈绷带但起码安好,只要咬咬头也就能原谅他——可是总是会很伤心的啊。当麻作为房东却一点也不好好关心房客,一天到晚到处乱跑,只会害得我为他担心,这真的很让自己生气。

——可是为什么你还不回来呢。不是说一定要平安回来,当面因为隐瞒失忆的事好好地道歉的吗?我等了这么久,一直乖乖地待在家里不乱跑,每天吃舞夏做的饭;我已经这么乖了,当麻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当麻,我真的很想你啊。你是不是怕我会生气所以不敢回来?我向上帝发誓,我不会生气,也不会再咬你头,永远也不会了——这样你可以出现了吗?


 (一上)

永远也无法理解下三滥的思考方式。

什么事情似乎只要动手去做就好。更让人不爽的是似乎他还真的总能做好。

是不把这座城市看在眼里吗,是不把这座城市的黑暗面看在眼里吗;还以为自己是神明,可以拯救一切吗?

这种三岁毛孩才有的幼稚想法,无论如何都无法认同。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啊,如果你觉得你什么都能够拯救的话,你就去拯救试试看啊。一定会有一天看到你被现实狠狠地挫败的样子,到时候就尽情接受我的凌辱与嘲笑吧。

总是看到他这样的荒唐行径,一次又一次。但又不得不说,有时候看到他的墨蓝眼睛,里面的光芒过于亮眼。无论是激烈的战斗,还是正义凛然、理直气壮的发言,这家伙似乎从来没质疑过自己的想法会是错的,永远这么底气十足。到底有什么资本能够让他如此自信,永远能够坚持自己所谓的“正义”?——身为恶党的自己应该永远无法查明。

愚蠢幼稚的臭小子,妄想可以凭一己之力拯救世上的所有人;或者是背叛整个世界,去救下一个人。一边在心里暗暗鄙夷这家伙的时候,有时候又忍不住想要帮他一把——如果你一直做着这样的美梦不愿醒来的话,那我就大发慈悲帮帮你,让这个梦做得更长一些吧——于是去追随了他的身影。当然他顶多抛下一句感谢,然后又一身轻地继续前进了——这就是你唯一能从他身上得到的。

永远不曾停下脚步的人。真不知道成为这样的人到底哪里好。

我还没有放弃等到彻底毁灭他的这一天到来呢。


 (土上)

其实本来也就少有追随或是并肩这样的想法存在。相对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之间只有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存在。

不过他的确是够努力的了。无论是阻止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为了“保护父亲”而使出全身解数与我对抗,还是在“使徒十字”事件中;拼到这种程度,让我这个在灰色地带中摸爬滚打至今的人也不禁刮目相看,甚至有了惺惺相惜之情。

“‘如果这种需要牺牲他人的残酷法则真的存在,我就先杀了这个荒谬的幻想’……真是句好词。虽然不是对我说的,却也让我大受感动。”

对着抱有这样天真想法的少年,自己曾这么说。其实一直以来,站在高处俯视对方的是我才对。同样有着自己的战斗意义并绝对坚持,不惜牺牲一切。所以能够狠下心用各种阴招陷害对方,无论是放出氯仿气体的手法,还是那些一点也不光明正大的肉搏招数,或者是即使知道对方无法接受,也执意使用超能力开发的身体进行大型魔法,让对方亲眼目睹自己倒在血泊之中这件事。不曾犹豫踌躇过,因为知道自己这么做都是有意义的——无论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守护其他一些我所在意的东西。

直到那一次,不再坚定的心,不再起效用的格斗技巧,以及最终的、唯一的一次败北。

在失去意识前,感受到对方坐在自己身上,泄愤般地大吼。从未见过的、掺杂着愤怒、失望、难以接受而又哀伤的复杂神情;以及从未感受过的、晶莹的泪水滴落在自己脸庞的冰凉触觉。

“别开玩笑了,混蛋。”

“为什么非要对我这种家伙说谎!?”

“回答我土御门!回答我!!混蛋,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哭啊,有什么好哭的。眼泪都要把我的眼睛糊住了,我都要看不见你了。

别哭啊,你可是打败了我啊。第一次呢,开心一点啊。

——想要再这么调侃对方,然而只有无边黑暗迎接自己。

从那时起,开始感受到之间愈加遥远的距离。


==============

没错这其实就是上条满满的主角光环而已hhhhh

虽然说是主角光环……但是黑暗世界中的一丝光亮的确会吸引所有的趋光的凡人以及黑暗生物吧【咦

其实最近也在看美剧《哥谭》……我是all咯噔【这个名字不对!】党呢w【扯远了

评论 ( 12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