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十三&十四

>>>>>>
人在较好地融入一个新环境之前,总是会“孤独”一阵子。
佣兵自认为不是很擅长社交的人。不会很主动地跟人聊天找话题,聚会参加也是全程坐着旁观少有加入,有什么困难则尽量自己个人内部处理,因此都不怎么和他人有接触。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段“孤独”的时间就要相对长一些。他不主动打开自己,那么也没有人有义务去主动接近他、了解他,他的交往圈子就难以建立。
但佣兵倒也不是会对此感到不适的人。独自一人虽有不便,但自由度很高,他不用被他无感的一群人围在里面逢场作戏,倒是省了他不少精神力。他相信志同道合的伙伴自然而然就会遇到,如果真的心神契合值得交往,那么多等一些时间也无妨。
于是今天佣兵也是一个人在食堂吃中饭。
他想起高中时去美国交流一个月的事情。那时候他也是乐得自在一个人吃中饭,大概是初来乍到的交流生(是被当作客人看待的存在)的缘故,被邻桌一群小他一个年级的当地学生们招呼了,邀请他和他们坐到一起吃饭。他并非对此事感到厌烦,不可否认被搭话的那一刻他有些受宠若惊——但是接着全程被他们问东问西,像是对这个学校的印象啊,他的学校怎么样啊,“你每天都只吃这点吗”之类,让他一边应付着笑的时候一边感到有些无奈。
在这里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吧,毕竟这里可是社会了啊——他如此思忖。
但大概是上天不肯让他如愿。这个想法还没过去两秒,他的面前就坐下了一个端着餐盘的、金发的清秀男性。

>>>>>>
富豪一直在思考,如果自己对落单的人伸出援手的话,接下来会怎样发展。
初中的时候吧。因转校生身份或相貌不好、性格不好而显得落单的人比较多,后来他们有的建起了自己的朋友圈,有的依旧孤单着。富豪并不是主动向他们搭话,与他们交流的人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人会对第一个解救自己的人产生依恋情绪吗?如果我其实不喜欢那个人,只是纯粹搭了个话,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坦白而伤人吗,还是隐瞒而委屈自己呢,哪一种我都不愿意。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对后续的好奇。或许人是没有那么容易依恋的,那么他后面假设的一切困扰也都不复存在。那么与那些落单的人搭话,即使最终没有做最亲密的朋友,能稍微缓解一下他们可能存在的孤单心情也是好的。
于是佣兵成了富豪人生以来第一个主动接近的落单对象。
——但其实富豪终究没有那么勇敢。
倒不是说不敢搭话。而是说,他不是抱着“被不喜欢的人缠上也要去搭话”的觉悟去做的。
也就是说,他是在“对佣兵有好感“的前提下才出了手的。

>>>>>>
那个时候富豪正在监考开学摸底考。
考试对于学生来说唯恐避之不及,但对于监考老师来说也不乐见。各位读者们或许或多或少听过自己的任课老师关于高考监考的抱怨:无聊得要死想睡觉但又被摄像头监控着所以不能睡;把能背的古诗古文方程式都背了一轮,会唱的歌都唱了一遍,抬头发现只过了半个小时,内心崩溃到抓狂;试卷不能看手机不能玩,只好观察在座各位考生的面部表情……平时监考算是这情形的简易版本,但最近难度也提高了:时不时会有更上头的老师来兜圈子,监考老师们也不能睡觉或者玩手机了——于是富豪只好转换成了东张西望,从教室里的学生到教室门外,来来回回转,来来回回转。
——佣兵,就是在这么“转”中被富豪看到第一眼的。
青年顶着一头有些乱翘的栗色头发,还不足以到“乱糟糟”的程度,倒会让人觉得有点“酷酷的”,起码不是温驯的印象。一张五官稚嫩的侧脸看起来白白净净的,目光注视前方,眼神很端正。
用富豪当时的想法来说:
“好久没遇到这样子干净好看的男青年了。”
诶——可是这个人我是第一次看到啊?!!
富豪之后来回问了一圈,才知道那人是生物组新来的实习老师。
也就是——此刻坐在富豪面前的人。

>>>>>>
和吃着吃着被人叫去一起吃的经历一样,吃着吃着有人坐到自己面前的经历也是头一次。
这就和公车上没什么人,有个家伙却偏偏坐到了自己旁边的位置上一样,充满了目的性。
诚如前文所言,佣兵并不是像如今的许多人一样,因为被入侵了个人空间而产生危机感,进而产生攻击性。他往往将他人对自己的接近解读为善意,带着受宠若惊的、感恩的心情去回应——当然发生公车上那样的场景的话,他还是会担忧一下的。
“啊、你好。”
佣兵稍稍睁大了雪青色的眼瞳,微一欠身,率先向对面的人打招呼。
“你好。你太礼貌了我也会难受的啦——生物组新来的?”
“对。“
“恭喜恭喜。我是地理组的富豪。”
“富豪さん。我是佣兵。”
“我也不过刚在这里两年,就称呼我‘富豪くん’就好了;我也称呼你‘佣兵くん’?”
富豪很给人一种温柔的亲切感。感觉是很合得来的同事,年纪也相差不大,或许他正符合佣兵心目中“伙伴”的形象。佣兵不由得笑得更开心了。
“嗯。”

>>>>>>
之后两人怎么就越走越近,互相之间从拘谨到亲热,可以说只是一个循序渐进的问题了。
富豪第一次对落单者的主动搭话算是取得了超出预想的好后续,佣兵也算在奇特的经历中“半·自然而然”地遇到了知己伙伴。
但要我说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分明是因为佣兵又帅又好看,而富豪是个外貌协会。

--他一个人在食堂吃饭,你端着盘子若无其事地坐在他对面,坦然迎上他惊讶的目光。--
--从何时起他引起你的注意在你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清,大概是他从你上课班级的窗前路过,你不经意多看了那么一两眼。--

PS:
最后那句只是胡扯hhh
当然个人也不否认外貌的重要性(。
这次是回忆Part,下次就最终章啦。
学校和教育明显中国式,说话日本式,但有时我又会想起来“他们不是英国人吗?!”总之已经完全混乱orz
夹带三次元私货只为凑字数,可以说是很有病了。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