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LOFTER新出的“合集”功能让我不由自主回顾了一下2年+以前的黑历史(ry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She

三年前的东西啦。

翻出来看看觉得设定其实还不错诶,就是语句挺生硬。三年前的自己还可以嘛。

挺短的东西。

 

>>>>>>

         他觉得她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或者说诡异才更加合适。

         一个来自魔法界的17岁少女,穿着普通的制服衬衫与格子短裙,端正地系着一条绿黑条纹的领带,外面再套了一件那种十分符合人们对魔法师想象的墨色袍子,兜帽大得能把她的眼睛都遮住,两只袖管又大又长,直把她的双手都裹在了里面。鞋子也不是普通的鞋子,说是靴子又不准确,或许该说是泡泡袜与鞋子的一体化吧,因此看不到具体的脚踝部分。全黑的底子上有白色的搭扣型系带,不过只是作装饰用而毫无实质作用的罢了。

         最让人无法忽视的一点,大概是少女右眼上戴着的单片眼镜。戴这样的眼镜本身就已经非常诡异,更别提眼镜的挂饰实在是匪夷所思。那是一撮头发,是除少女之外的、不知道是哪个人的头发。他曾问过,但她只是沉默着不做应答。

         忘了提,少女半长的深褐色发丝总是微微漂浮起来的。她自己把这解释为先天性的体质原因。于是就有这么一个奇特的现象——少女不动的时候,发丝是飘动着的;她动起来的时候,眼镜上的挂饰却依旧死气沉沉地、执著地、永远地向地面指去。

         “因为它实在是太沉重了。沉重得永远也无法轻快地飘动起来。”那时,她淡淡地这样说道。两手间轻轻裹住的素色骨瓷杯里,卡布基诺奶白的泡沫安详地沉睡着。

         他曾在少女望着窗外的重重浓雾失神时小心翼翼地观察过她的眼睛。少女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不,或许只有左眼是。那只在镜片下的右眼,其实是深沉的灰蓝色。他曾经怀疑那是有色镜片,或者少女是罕见的虹膜异色,但直到有一天一个荒唐的念头袭进他的脑海,他便再也不愿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或许那是一种魔法。一种将人的灵魂贮藏于那单片眼镜之中的魔法。少女的右眼映出的是某个人,除她之外的另一个人的眸色,也因此,那缕发丝也是那个人的,少女经右眼看到的,是透过那个人的灵魂看到的世界。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是怎么样的一番感受呢。如果看到的是滞留于过去的、充斥着回忆的世界,会痛苦的吧?

         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实他的猜想。但少女从来不摘下她的眼镜,而那镜片也从来不会附着上雾气与污渍……许多微小的细节正嚣叫着将他向这条路上引去。认为少女是诡异的那种想法逐渐从他的心中淡去,取而代之的,有一丝好奇,有一丝无奈与感叹。

         他不知道少女的动机是什么,也不知道她会继续这样的生活多久。毕竟,他只是万千个受到少女借宿请求的人中的一个。

         在他能够收敛起自己的表情之前,少女转过了脸,然后微不可察地扬了扬嘴角。

         “抱歉让您担心了。但那并不是您需要去担忧考虑的事。”她带着礼节性的、隐隐含着疏远的音调淡淡地说道。

         微笑的唇。冷漠的眼。

         “我知道他回不来,但还是想要将他留住,哪怕是残破的灵魂、悲伤的记忆也好。既然知道救回他的方法已经没有,那么或许这样生活下去的时间就是我的一生没错。我并没什么好后悔的,也不感到痛苦,也不感到悲哀。毕竟这样的日子也已经过了很久了,或许我正一天天变得麻木,因此这作为也开始失去最初的意义了。

         “——但总想留住什么。我想我终究还是会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的。

         “真的、真的抱歉,不应该让您发现这件事情的。大概我也正一天天暴露出更大的破绽吧。我希望您不要再继续深究下去,这是我个人的事情,我也只会独自一个人将它保存到最后。

         “本来今天就是留宿的最后一天了。一直以来都麻烦您了,我再次表示对您真切的感谢,希望您每天都过得幸福。”

         她起身,向他浅鞠了一躬。在将要离去前又回了头。

         “——对了,卡布基诺很好喝,谢谢。”

         胡说。你嘴根本连杯沿都没碰过。

         他在无声中目送她渐渐隐于浓雾之中,最后一刻看到的是她飘动着的深褐色发丝。

         然后奶白色的雾气又将窗外的世界笼罩。奶白色的泡沫也依旧在杯子沉睡着,从未醒来。

评论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