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尾巴

不让自己掉进坑里的解决方法是永远在墙头上走。

© 猫尾巴
Powered by LOFTER

【富佣】老师×老师十五题-五&六

LOFTER的PC端大概是真的有点毛病。

 

【一】 【二】 【三】 【四】 【七】 【八】

 

 

>>>>>> 

       转眼就是冬季了。

       这个城市倒是不常有下雪的美妙景象。不过从“成人”的视角来说,这样便没有道路积雪,交通事故发生率便不会大幅上升,也不用多辟出人力来做铲雪、撒盐的多余工作。实则是一件令人庆幸的事。

       明明算是偏北方,气温应该比较冷,但是为什么不怎么下雪呢……

       难道是因为靠海,所以温差比较小,所以冬天并不能算冷?

       但是——靠海的话带来的水分比较多,不是应该下雪才对……?

       到底是干冷下雪还是湿冷下雪?

       还有,这个城市算是大城市之一吧,莫非是因为城市热岛效应……

       “啊——”

       佣兵放弃般地抓抓自己的栗色脑袋,懊恼地长叹出一声,引来食堂门口进进出出的师生们诧异的眼光。

       说到底,这个问题不正应该询问身为地理老师的富豪嘛。

       话说富豪怎么还没来……

 

>>>>>> 

       另一位主人公正骑着车从校外赶回来。

       每天工作日的早上都能够体会一次,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却要交给自己的父母来带的,属于二十代、三十代的无奈。

       ——工作啊,工作。

       乌莎哈的学校算是相当体贴,即使这么早送去也能有老师已经到校帮忙招待着;但相当多的学校想来是不会有这么便民的服务。

       今天时间有点晚了,我还有没有早饭吃啊……

       看到代表食堂的建筑时这么想着,然后望见了门口站着的熟悉的身影。

       佣兵将左手伸进羽绒衣的内里,右手则拉住右半部分的衣服将自己包得更紧一点。露在寒冷空气中的右手被冻得微微发红,他时不时抬起手来对着它呵气。

       “佣兵君!”

       边喊着边从自行车上下来,脚着地的时候差点没跟上车的速度而摔倒。

       “小心小心……你那么晚才来,早饭都被抢光啦。”

       “没事,那你吃了吗?”

       要是因为叫对方等自己而让对方也没有吃到早饭,自己才更过意不去。

       “吃好啦!我看看时间估计你要晚,就自己进去吃了。”

       “嗯……”

       他是应该感到庆幸吗?还是应该感到落寞。

       “——喏。”

       佣兵裹在外衣里的左手“唰”地一下子伸到他面前,在富豪惊讶的眼神下,佣兵笑开了。

       左手紧捏着的塑料袋里,赫然是一份夹有炒蛋的吐司。

       “怎么会不给你带一份嘛!真是的。”

 

>>>>>> 

       “话说啊富豪,明明不是第一次了,干嘛每次都那么惊讶的样子啊。”

       “唉……”

       人是不应该“要求”他人如何对待自己的。任何“要求”都是超出一个人的权利的。

       所以他不是因为佣兵给自己带了早饭而惊讶——他知道对方会这么做。但同时,他又为对方“的确”这么做了而惊讶——因为佣兵本不需要这么做。

       听起来有些绕口。

       这不是熟不熟的问题,而是做人准则问题。

       即,作为一个人,富豪不应该将佣兵的作为当作理所当然。

       ——但是作为伙伴的话,双方却似乎总会把这样默契的行为看作寻常。

       那便不是单纯的“一个人”与“一个人”的关系了。那又是另一层面的问题。

 

>>>>>> 

       “——我来晚啦!”

       “给!”

       后来即使富豪回学校时常又晚,两人的行动也显得那么一气呵成。惹得旁边的大家都会偷偷笑起来。

       只不过那算是后话了。

       有时被学生问及,佣兵便得意得打趣道“这就是默契嘛”,富豪也在旁边附和着“嗯嗯”点头。

       其实真正的“默契”,应当是在正常人看来“不公平”的事,两人却会同时把它看作理所应当,那么对于这两人来说,一切便依旧是和谐的。

       而即使有一个人还将那份“不公平”放在心上,即使这对于“做人”来说是正当的,却会为两者关系带来裂缝。

       真的达到那样的状态,才能算是“默契”。

       曾经他们不是,不过现在是了。

       富豪如此思考。

 

--你送女儿上学后骑车回到宿舍楼下,看见他呵着气暖着手等你一同吃早餐。--

 

(默默地跑题,不要管了【喂)

 

 

 

 

       “佣兵君!”

       “啊、富豪君。你好呀?”

       佣兵从手机里抬起头,看着富豪熟练无比地拉过旁边老师的椅子反坐下来,心里直想无奈叹气。

       “在干什么呢。”

       佣兵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没什么事可干啊——”

       学校的生物老师本就少(其实副科大都这样),另两位都有负责高三的授课,于是被叫去开会,只留下佣兵一个人“看家”。估计地理办公室那边也是差不多的境况吧。

       “你们那边也没人了?”

       “还有的。我们地理好歹比你们生物人多啊。”

       “那你又过来干啥呀?”

       “没啥。找你聊天咯。”

       “嗯……”

       无法反驳。

       舒张的双臂还没放下,佣兵一侧头,越过富豪的肩膀看到门外几个学生的身影。

       “啊我的学生来啦。”

       “嗯?”

       富豪回头也看见了。他站起身去开门,却像是防范坏人一样刚开了条小缝就停住,惹得站在队列第一个的女孩子差点直直撞上去。

       “来干嘛?”

       “呃、来问问题……”

       “不听、不听,晚点再来问。”

       “喂喂喂……”佣兵无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关门了哦,来来来往后退往后退。”富豪对佣兵和学生的微弱抗议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地开始关门。

       佣兵只好隔着玻璃门对学生们无奈地笑,一边扬手让他们先回去。

       那就晚点再来哦,晚点再来。

 

--你喜欢在你们都有空的时候和他独处,至于那些想要来找他的学生?你可不管这么多。--

 

【一】 【二】【三】 【四】 【七】 【八】

评论 ( 2 )
热度 ( 7 )
TOP